订阅

赫尔曼:数字化正在重塑每个行业

数字化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这意味着,形成新的产业之后,还要为新产业的从业人员提供相应的培训和教育。

自1990年代就频繁来中国出差的赫尔曼(Lothar Herrmann),曾给他在西门子中国的同事讲过这样一个故事:1990年,上海市政府带着包括他在内的一些外国人参观外滩时,指着对面说,那里要建一个新上海。“当时真没想到,这么快陆家嘴就建成了。”赫尔曼感叹道。

或许令身为西门子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的赫尔曼更没想到的是,此后,中国的变化越来越巨大,改变发生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尤其是近10年,人们的生活方式迅速被重塑——数字化是其中一个主要驱动力。

当然,它也在重塑西门子所在的工业领域,将制造业的生产效率提升到更高的水平,但另一方面,数字化对从业人员提出了更多挑战。在赫尔曼看来,能更好地适应这一趋势的公司,未来肯定拥有更多的机会。

C=CBNweekly

H=赫尔曼

C:近10年,中国的工业领域发生了哪些变化?

H:中国工业在过去10年取得了巨大发展,已经从中国走向了全球。10年前,中国客户更多注重于某一个产品,而现在他们更关注的是数字化的企业解决方案。在数字化时代,中国客户对西门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C:在你眼中,中国人做生意的想法、方式,以及消费、创新方式等方面在这10年是否也发生了一些改变?

H:我们只需要看看今天中国人如何利用手机来满足各种生活需求,就能够看出数字化对于人们生活的改变。这10年,中国为全球技术的发展做出越来越多的贡献,比如微信、支付宝对于外国人来说也不再陌生。这些金融技术领域的革新也为全球的数字化发展提供了更多实践经验。这和中国企业越来越国际化的视角、更务实的创新理念是分不开的。

C:你认为推动中国这种飞速变化的根本因素是什么?

H:中国不断推动改革开放并积极融入第三次技术革命的努力,持续为跨国公司全球化进程提供历史机遇。中国拥有庞大的市场规模和创新意愿,能够支持新的商业模式的诞生,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愿意融入其中。如果商业模式不改变,技术也不会获得成功。比如支付宝和微信,这两大创新都拥有强大的技术支持,但同样需要商业思维的转变。

C:和10年前相比,跨国公司的角色是否有改变?

H:中国经济目前正在经历结构性调整,注重高质量发展,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因此跨国企业需要思考自身能够为客户、合作伙伴带来什么价值。数字化未来并不只关乎技术或商业本身,更是关乎怎样为社会创造价值。

中国已经成为西门子全球网络中至关重要的增长市场。我们在中国直接或间接为总共超过10万人提供了就业岗位,已经成为在华最大的外商投资企业之一。截至2017财年,我们为超过16.7万家中国工业企业提供了技术支持;在中国参与了18条高压直流输电线路的建设;中国15个城市的33条地铁线路使用了西门子信号系统;中国超过45%的火力发电厂采用我们的高效透平技术。

我们想将最先进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带到中国,并与客户共同推动行业的转型升级。比如在食品饮料行业,我们帮助杭州娃哈哈集团建立了中国第一条数字化和智能化的饮料生产线;帮助乳制品企业蒙牛集团将产品的质量检验时间缩短最高达25%;帮助轮胎制造企业双星实现了定制化生产,使其劳动生产率提高到此前的3倍。

包括西门子在内的跨国企业在中国构建面向数字化时代以及更为开放、良好的市场环境的过程中做出了不可或缺的贡献。而国际企业如果在当地创造了附加价值,应该与本土企业一样受到同等对待,享有公平的竞争环境。

C:作为欧盟商会顾问委员会委员,你认为外国企业在华投资的方式或偏向有哪些变化?

H:以往外资企业会更多地注重挖掘“中国制造”出口到全球市场的潜力,以及中国巨大的市场规模。但现在,如何利用自身资源和技术更好地为中国市场服务已经成为在华外资企业的重要课题,因此它们变得更注重高科技、高附加值价值链的在华建设。

西门子2013年就在成都建立了公司在德国以外的首家数字化工厂。我们已经能够为客户实现更高的灵活性、更短的产品上市时间、更高的生产效率以及更好的产品质量。作为西门子全球创新战略的一部分,我们还决定由中国来主导公司自主机器人的全球研发。

此外,“一带一路”倡议和中国工业的转型升级也将成为外资企业关注和投资的焦点。今年3月我们在北京设立了全球“一带一路”办公室,6月还举办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论坛。

C:对于现在要进入,或准备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你会有怎样的建议?

H:不靠优惠政策,而是要与中国的发展同步。我们认为自己就是一家中国企业。中国需要可靠的合作伙伴,跨国公司不能只关注短期利益,而是需要建立本土化发展,保持对市场的快速响应且发展面向长期的合作关系。我们需要以负责、相互尊重、可持续的方式为本土创造价值。

C:以西门子为代表的德国公司在制造业上始终处于前列,对于想进入工业4.0时代的中国,你有什么建议?

H:今天,数字化是实现增长、提高竞争力和创造更优质生活的最有效手段。我知道许多中国企业已经将数字化放在了战略的核心位置。但是,实现数字化不会一蹴而就。

尽管数字化可以将制造业的生产效率提升到更高的水平,但它对于社会的影响还很难预测。据估测,当前工作岗位中,约有一半将在未来数年间实现自动化。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将是巨大的,特别是在制造业。如果机器能够完成大部分的日常工作,那么人类在工业4.0时代该怎么办?

目前已经确定无疑的一点是,只有创造出足够的、新的高收入岗位,并且让工人得到必要的培训,经济转型才会成功。仅仅形成新的产业是不够的,还要为新产业的从业人员提供相应的培训和教育。

相比教育和培训,现在我们更多使用“学习”这个词,因为学习的动力来自内在的渴求,而不是外界给予。这也是德国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学习要持续终生,并且不应该只在特定时间里,而是应该在工作环境中设置学习元素。目前,西门子有近400个线上学习课程,我们鼓励全员分享,每一个深度接触业务的员工都兼具学习者和分享者双重角色。

C:西门子在中国是否遇到过一些意想不到的、来自本土的竞争对手?

H:中国企业在全球舞台上的崛起是中国经济腾飞的一种体现。中国受益于改革开放,现在更是在全球价值链上有了更深远的影响。竞争能够激发企业的创新动力,从而提升核心竞争力。我们希望与客户通过共创价值的形式,帮助中国企业从数字化转型中受益。

C:你对未来世界的变化乐观吗?在你看来,因为技术的进步,未来世界会出现什么样的重大变化?

H:非常乐观。我相信技术将为人们带来更美好的生活,并涉及到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工业4.0时代的到来已经能够帮助制造业实现更高的灵活性、更短的产品上市时间、更高的生产效率以及更好的产品质量,未来还将促使大规模的定制化生产成为可能。西门子和阿迪达斯共同建立的智能工厂SPEEDFACTORY,就已经能让消费者根据健身需求和对功能的要求定制产品。

C:工业领域未来10年可能会出现什么重大变化?由此带来的机会和挑战是什么?

H:数字化正在重塑每个行业,并具有巨大的颠覆能力。对于犹豫不决、袖手旁观的人来说,数字化意味着风险。而对于积极拥抱并塑造这一趋势的人而言,数字化则蕴藏着机遇。几乎每天,我们都会看到制造业在转型,从大规模生产向定制化生产转变,从价格和数量的竞争向质量和创新竞争转变。而转型升级的速度和规模是在数字化时代引领和成功的关键所在。在中国,实现数字化企业也正当时。

 

赫尔曼/西门子大中华区首席执行官,2013年11月上任,但早在1995年,他就担任了西门子(中国)有限公司企业战略总监兼中国工作组负责人,在中国已经超过15年。在西门子之外,他还担任过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主席。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小黄瓜
7月31日
跨国企业的未来是融入中国的快速发展。
超人小眠
7月30日
数字化未来更关乎怎样为社会创造价值,非常同意,这是超级企业应有的意识和可持续发展的胸怀
Tino
7月30日
非常欣赏西门子对于工业4.0时代无法预测的社会影响所做出的未雨绸缪,不断的学习是我们应对未来最安全的方法。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5
颤抖的肥肉
8月8日
终生学习
相比教育和培训,现在我们更多使用“学习”这个词,因为学习的动力来自内在的渴求,而不是外界给予。这也是德国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学习要持续终生,并且不应该只在特定时间里,而是应该在工作环境中设置学习元素。目前,西门子有近400个线上学习课程,我们鼓励全员分享,每一个深度接触业务的员工都兼具学习者和分享者双重角色。
小黄瓜
7月31日
跨国企业的未来是融入中国的快速发展。
超人小眠
7月30日
数字化未来更关乎怎样为社会创造价值,非常同意,这是超级企业应有的意识和可持续发展的胸怀
Tino
7月30日
非常欣赏西门子对于工业4.0时代无法预测的社会影响所做出的未雨绸缪,不断的学习是我们应对未来最安全的方法。
phoenix
7月30日
这是一个大变革时代,数字化将融入生产社会的每个角落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