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沈向洋:接下来最大的颠覆,毫无疑问就是AI

错失移动互联网机会的微软,不想再错过人工智能的潮流。当然,有这样想法的不是只有这家技术大公司,而它也在学习如何在新的竞争环境下做生意。

“爸爸老是在讲小冰,好像它是你的孩子一样。”沈向洋说,自己的儿子有一天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沈向洋对小冰的热情,可以理解。小冰是微软中国团队2014年5月研发出的一款对话式人工智能,现已成为一个面向情商维度发展的人工智能系统,已在五个国家落地。

10年前,软件巨头微软正在经历互联网的冲击,很快,移动互联网又来了。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了,虽然努力转型,但在iOS和安卓的夹缝中,微软的Windows Phone手机操作系统已基本告别市场。

微软不想错失下一个机会。在沈向洋看来,AI的到来,正冲击着微软整个公司的文化。“未来,AI将无处不在。”他表示,在语音识别、视觉识别等方面,10年后,机器甚至会超越人类,并给很多行业带来颠覆性的改变。

但作为近10年技术变革的见证者,沈向洋也提醒,公司在抓住技术带来的新机会的同时,也该开始思考一下由此产生的问题,比如AI伦理问题。

C=CBNweekly

S=沈向洋

C:市场环境、技术、商业模式,在过去10年都出现了哪些新的现象?你如何理解这些新现象?

S:最令我震惊的一件事是,以前我从没有想过聊天是刚需。大概四五年前,小冰的研发团队跟我说,很多人实际上是需要和人聊天的,他们需要有人关心,也希望能够关心别人。现在,聊天已成为人们每天最重要的事。

C:微软小冰是如何适应或者说迎合这种新变化的?

S:加入情感。最主要的体现在两点:一是了解对方,一是了解自己。我们做小冰时,发现聊天最多的时间点是晚上11点以后,很多人这时会有很多情绪的流露,小冰如何回应,是做这个产品时比较困难的一点。比如晚上12点了,用户还在与小冰聊天,小冰会说“我实在是不行了,我要去睡觉了”,或者“你不应该聊天,你明天还要上班”。意识到情感部分后,我们在研发过程中也会有一种敬畏感。

C:AI给你所在的行业带来了哪些变化和冲击?

S:AI实际上是一个很基础层面的东西。我们每年会举行名为Everyday AI的活动,升级Office产品,让Word、PPT、Excel等等变得更智能。计算机视觉、计算机语音、阅读理解,甚至翻译,都可以加入智能元素,由此会带来很多商机。

另外一点是人工智能带来的冲击,比如AlphaGo把我们所有对智能的追求全部给打垮了,现在都不知道应不应该让小孩子去学围棋。

C:如何看待目前AI领域里的竞争?

S:有点像战国时期。大家似乎还没有想得很清楚,究竟AI落地到何处有最大的商业机会。

比如智能音箱,我们一开始觉得这个产品不是很靠谱,因为除了问天气、问时间,它回答不了几个问题。但很多人喜欢,在美国已经有点主流化的感觉。我家里也有,我天天对它做测试,但是我太太就不会用,她觉得没那么刚需。

其实微软也做音箱,但我们做的是像Cortana这样的智能助理,主要是帮助上班族,提醒新邮件,何时开会等等,还是围绕Office产生的一些功能,这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我们也在和亚马逊的Alexa智能音箱合作,我们希望有Alexa的地方就可以有Cortana,它们可以实现互通。

C:现在的竞争好像已经变成了竞合,那么近10年,你的公司或者行业有没有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竞争对手?

S:萨提亚·纳德拉成为CEO以后,我们的态度已经慢慢改变了。现在我们就像是开茶馆,来者都是客。

但我个人认为AI领域还有太多泡沫。有人曾问我,中国有这么多AI公司,它们的前途怎么样?我说10年以后如果它们还存在的话,前途一定很好,但能不能活到10年后是另外一回事。因为现在真正落地的、带来商业价值的东西还没有那么多,但他们的方向是对的。

C:作为一家技术大公司,如何在决策和战略上挤掉泡沫,提升新技术的研发效率?

S:我们基本上是属于“两条腿走路”。第一我们是做平台,比如在智能云上提供各种认知服务。第二是我们始终在思考新的AI应用是什么?

现在微软努力在做的一个方面是客服,我们认为这是真正有商业价值的,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它在今天是刚需。这里有很多可用技术提升的东西,很多公司都在做。

还有一个重要的应用场景是医疗健康,美国一年有18.5%的GDP都用在医疗保险上面,这个数字还在加大,但美国人并没有比英国人身体更好,英国一年只用9%的GDP做医疗。如果运用好AI技术,至少会令这个系统更高效。

C:技术的升级更新对微软的公司文化有什么改变?

S:AI对于微软公司整体的文化冲击非常大。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落后了,而接下来最大的颠覆,毫无疑问就是AI。以后智能云、AI将无处不在。

所以现在微软,第一就是让大家一定要认识到,未来是AI的世界,大家一定要去想新的产品在哪里;第二,不懂AI的人一定要去学AI;第三,我们对AI一定要有自己的看法。

C:对于技术发展的前景和带来的改变,你是否乐观?

S:我们比较乐观,AI总体上是帮助人变得更好,变得更有效。所以我们希望AI是作为一个工具,帮助每个人、每个企业、每个开发者的。

AI中的很多技术,5年内会进步得非常快。我个人判断,语音识别在5年之后就会超过人类,当然现在它在遇到不同口音时还会有些问题,但大概5年内就能克服。事实上,听对方讲话时,一般人大概有9%左右的误差率,经过专门训练的速记员可能误差率在5.2%。而现在,我们的语音识别技术的误差率已经做到了5.1%,已经超过人类了,而且这个数字还会越来越好。

另外视觉识别也是,我判断,也就是10年左右的时间,机器会超过人类,由此带来的商机是难以想象的。

C:对于可持续发展的未来,技术创新会扮演什么角色?对人类命运起到什么作用?

S:在微软,我们有几个项目专门做这件事,比如AI for Good,会是和一些公益组织或政府合作一些环保和公益项目,比如AI for Accessibility(人工智能无障碍计划),用AI技术帮助全球超过10亿的残障人士。我们觉得如同其他高科技,AI最重要的也是要造福人类,解决问题。

C:技术发展又会带来哪些新挑战?如何解决?

S:微软内部有一个AI伦理委员会,我和微软公司总裁兼首席法务官施博德(Brad Smith)主持撰写的一本新书里也提到了AI伦理问题。

它涉及的方面很多,比如偏见。最近美国一家媒体测试了包括微软在内的3家公司的相关软件,发现如果是白人男子,识别出来的误差率只有1%,但如果是黑人女子,误差率就非常大了。因为告诉你ta是医生,就会想象是男人;告诉你ta是护士,就会想象是女人—数据都是从生活中收集的,但生活本身就带有偏见。

另外是谁负责的问题,比如自动驾驶,当车的正前方有遮挡物时,往左偏会撞上老人,往右会撞上孩子,应该往哪儿偏?人的话,可能就懵掉了,最后由警察解决问题,但AI在0.1毫秒内就能作出决定,因为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编程,但你编程时是如何作决定?

对于这些AI伦理问题,我们还在一个很早期的学习阶段。至少我个人希望,以后做任何产品,发布之前,应该有一个伦理委员会—就像我们今天需要先通过安全委员会或隐私委员会的审核—这个委员会会审核一些你平时不会去想,但确实可能会遭遇的事情,你需要通过这些审核。

如今这些伦理问题都还没有相关法律法规。通常就是这样:新技术出来后会颠覆现有的社会常规,政府会开始监管,但监管到一定程度,又会觉得这个东西有道理,会改变法律—技术变革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

 

沈向洋/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是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中唯一一位华人。他掌管微软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沈向洋本人也是计算机视觉和图形学研究的专家。他不仅见证了微软,也亲历了全球技术行业从PC时代向互联网,以及如今的云、人工智能方向的转型。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Yue Yu
6月28日
如果微软内部在说,未来是AI的世界,那么我们是不是也需要开始这样认为了。
Neil
6月27日
聊天是刚需,是啊,好像聊天真的是刚需。
吴思宇
6月27日
智能音箱是个入口吧,所以都在抢
Brown
6月26日
虽然人工智能到伦理层面似乎还很遥远,但沈博士们已经在从现象到本质的进行研究和论证,特别好
Bryant Yuan
6月26日
很期待小冰。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5
Yue Yu
6月28日
如果微软内部在说,未来是AI的世界,那么我们是不是也需要开始这样认为了。
Neil
6月27日
聊天是刚需,是啊,好像聊天真的是刚需。
吴思宇
6月27日
智能音箱是个入口吧,所以都在抢
Brown
6月26日
虽然人工智能到伦理层面似乎还很遥远,但沈博士们已经在从现象到本质的进行研究和论证,特别好
Bryant Yuan
6月26日
很期待小冰。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