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又有一波快闪店扑面而来

HAY:把好多想法装进一个空间;日本终于有了移动支付;LUSH:做一个泡泡浴实验室

HAY:把好多想法装进一个空间

# 新商业空间

# POINT:一个在东京的长期快闪实验

▲ HAY TOKYO 入口与内景。图片来源 | VOGUE.jp

来自丹麦的家具品牌“HAY”于 11 月 19 日在东京表参道 GYRE 商场的地下一层开了一家限时店铺——“HAY TOKYO”,这间占地 200 平方米的空间,是 HAY 目前在全球的最大店铺,除了收录了 HAY 从厨房餐具到大件家具所有经典作品之外,还囊括了今年在米兰设计周上发布的新作。

▲ HAY TOKYO 展示了各类家具。图片来源 | VOGUE.jp

这次,Hay 在东京的特别企划叫做“WITH HAY”,第一弹邀请了日本观赏盆栽品牌叢(くさむら,Kusamura)做室内装饰。Kusamura 理念是“表情很好的植物”(いい顔している植物),强调通过与器物的搭配来表现植物的个性。

▲ HAY TOKYO 里的绿色植物。图片来源 | 叢官网

第二弹是与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的音箱品牌 SONOS 的合作。它们联名推出了限量版音箱——“HAY Sonos One”,有红黄绿三色,11 月开始发售。

▲ HAY TOKYO 与 SONOS 合作的音箱。图片来源 | SONOS官网

第三弹就是目前在做的——书店开进家具店。“HAY TOKYO”在店铺内部设置了一个巨大的红色书架,邀请了日本选书师幅允孝为其选书。

▲ HAY TOKYO 里幅允孝负责选书的红色书橱区。图片来源 | FASHION HEADLINE

第四弹将在明年开始。“HAY TOKYO”计划在 2019 年 2 月与巧克力专卖店 DANDELION CHOCOLATE 联手,推出“HAY TOKYO”限量版巧克力。

▲ HAY TOKYO 与 DANDELION CHOCOLATE 的联名巧克力。图片来源 | FASHION HEADLINE

除此之外,作为“WITH HAY”主题活动的一环,店铺内还设有一间咖啡厅,邀请哥本哈根当地的知名咖啡店“Atelier September”的主厨 Frederik Bille Brahe 为其掌勺,提供健康餐点。

▲ HAY TOKYO 里的餐厅咖啡区。图片来源 | VOGUE.jp

“HAY TOKYO”限时店铺将营业至 2019 年夏天。

2

LUSH:做一个泡泡浴实验室

# 新商业空间

# POINT:老店新开如何引起话题

▲ LUSH 东京原宿店里的陈列设计。除了沐浴球构成的墙面,还有两个“旋转寿司台”。摄影 | 王昱

英国化妆品零售商 LUSH 的明星产品 Bath Bomb 自 1989 年推出以来,到明年都快 30 岁了。为此,它改装了一间在原宿的店铺,于 11 月 22 日重新开业。

这间店原先与 LUSH其他的店铺差不多(或者说,除了一如既往地香喷喷,没什么其他特色)。但新店聚集了不少鼓励人上传社交网络的营销创意。这间改装后的店铺一股脑把 89 种色彩缤纷的“Bath Bomb”泡泡炸弹填在墙面上,以 Bath Bomb 彩虹墙作为店铺的陈列概念,这 89 种中,还有 57 种是只属于“LUSH 原宿”的限定产品。

 

▲ LUSH 东京原宿店限定沐浴球。上图中右上为“狐仙”主题的 Kitsune 系列。图片来源 | LUSH日本官网

这 57 个限定产品充分融合了日本特色,比如说从原宿时尚的色彩运用和大胆想象里受到了启发,设计出了“HARAJUKU Bomb”,又根据日本的稻荷神社的九尾狐形象设计出了“狐仙 Bomb”,还有招财猫形状的“Lucky Cat Bomb”,造型拿捏颇有难度的“忍者 Bomb”和“河童 Bomb”等等。每个售价均为 960 日元(约合 58 元人民币)。

▲ LUSH 东京原宿店推出了介绍产品的 App。图片来源 | FASHIONSNAP.COM

为了让消费者更有置身于“Lush博物馆”的感觉,原宿店也在不断宣传一款手机 App,扫一扫商品,就可以看到商品的详细情况与每个不同的 Bath Bomb 溶解在水里的动画。当然,也少不了在 Instagram 的 #LushLabs”营销。

3

藤原浩+皮卡丘:

索尼公园联名狂欢

# 新商业空间

# POINT:快闪店如何推出新概念

▲ THUNDERBLOT PRJECT 联名 logo。图片来源 | HYPEBEASTE官网

藤原浩与 Pokeman(精灵宝可梦)的联名合作项目“THUNDERBLOT PRJECT”在日本国内的首家快闪店在东京银座的 Ginza Sony Park (索尼公园)开张。藤原浩曾被称为“里原宿时尚”教父,在这轮合作中,他把皮卡丘刷成了黑色(抱歉,它们不出售)。

▲ THUNDERBLOT PRJECT 里的皮卡丘。图片来源 | WWD Japan

最早,藤原浩在 10 月初于美国纽约举办的男性街头时尚庆典“HYPEFEST”上透露了此次合作项目。10 月 20 日,黑色皮卡丘形象在日本东京涩谷举办的“Amazon Fashion Week Tokyo”上首次公开,同时还展出了一系列结合藤原浩黑色主题和皮卡丘黄色主题的 T 恤。

▲ THUNDERBLOT PRJECT 在索尼公园。图片来源 | WWD Japan(最后一张),王昱

这次在 Giza Sony Park 的快闪店除了展出时尚周的商品之外,还推出了印有“FRGMT”字样的银座店铺特定产品,款式包括 T 恤、长袖卫衣、帽子和帆布包等。

快闪店选择设立在 Ginza Sony Park 的地下一层,主要还是因为这里还有藤原浩监修设计的一间便利店——“The Conveni(与日语的“便利店”读音相似,是一家便利店样式的时尚单品贩卖店)”。

▲ 索尼公园里的 The Conveni 便利店。图片来源 | saiyuuki blog

THUNDERBLOT PRJECT 这轮快闪也足够短期,11 月 24 日至 12 月 2 日,但 12 月 11 日上午 10 点将于 http://theconveni.com/ 开启网上销售。

4

日本终于有了移动支付

# 商业趋势

# POINT:又是一场补贴大战(但真的抢疯了)

昨天是日本不少人疯狂抢购的日子,源头是日本移动运营商 Softbank 与雅虎联合开设的移动支付公司——PayPay 开启的一轮返利营销。

▲ PayPay 使用移动端结算。图片来源 |  BusinessInsider Japan

如果打个比方的话,PayPay有点像我们的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支持店铺扫码购买与朋友间转账。用户可以通过账户充值、雅虎钱包账户关联、信用卡关联等方式完成支付。2018年9月开始,PayPay在日本开始与各类商家合作提供服务,但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反响——虽然它理论上可以全盘接收 Softbank 的潜在顾客与 4000 万雅虎钱包用户。一些用户仍然对“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给商家扫码”这件事有些抵触,而且它也没有颠覆人们使用信用卡等手段支付的习惯。 

转机就是这轮始于 12 月 4 日的营销。PayPay 计划,从 2018 年 12  月 4 日到 2019 年 3 月 31 日,为使用 PayPay 支付的用户提供总额 100 亿日元(约合 6.11 亿元人民币)的返现促销,以此吸引更多用户,以及更多小型加盟店加入这个商业联盟——这个做法也与支付宝、微信支付初期抢占市场份额的做法类似。

这轮返现包括一大堆促销内容:一旦使用 PayPay结算,就会返现 20% 消费金额,于次月 10 日左右充入 PayPay余额账户(最多返 5 万日元)。另外,还会有四十分之一的中奖率全额返还消费(雅虎 Premium 会员与 Softbank 关联账户的用户会进一步将此概率提升至二十分之一与十分之一)。

▲ 电器店 Bic Camera 贴出了大幅海报参加促销。图片来源 |  BusinessInsider Japan

加入商户联盟的电器贩卖店 BicCamera 昨天由此迎来了一轮消费高峰,进店消费的人群排到了店外。很多人愿意购买苹果等单价稍高的单品,也有人看准了配合新发售游戏的任天堂游戏机 Switch 一并购入。

支付宝也与PayPay合作,可在 PayPay 加盟店共享二维码扫码。但 PayPay 也提醒,此轮百亿促销,不得通过支付宝扫码界面参与。

今天下午东京时间 13:39 前后,日本移动运营商 Softbank 崩溃了一段时间。目前还没有公布原因。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用户昵称_547464
2018年12月7日
数字化转型:新的业务模式
加入商户联盟的电器贩卖店 BicCamera 昨天由此迎来了一轮消费高峰,进店消费的人群排到了店外。很多人愿意购买苹果等单价稍高的单品,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