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加多宝的官司又打输了,但它不止输在法庭上

王老吉和加多宝这场况日持久的商业竞争与诉讼,也让公司们意识到了品牌的价值。

“不上火”的王老吉,最近有点“上火”。

2018年9月6日,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广药白云山”)发表了一份公告。公告更新了广药白云山与同兴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同兴药业”),就广药白云山的合营公司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王老吉药业”)的股权纠纷案。

公告提及,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同兴药业就“撤销华南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即深圳国际仲裁院)做出的裁决”。简单来说,就是同兴药业提出的法律诉求,深圳中院没有支持。这意味着,这起案件将依据深圳国际仲裁院之前做出的裁定,即广药白云山在2018年8月1日,把涉及股权转让的对价约3.38亿元款项,转至法院指定账户。

根据广州中院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同兴药业持有的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约48%的股权,已完成工商变更手续,这意味着广药白云山已是王老吉药业的控股子公司。

这是一起源于2014年的案件。当年11月21日,广药白云山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交裁决请求,诉请裁决同兴药业依据《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合同》的约定,履行转让义务,把它在王老吉药业持有的约48%的股份,以经评估的价格,转让给广药白云山。

2017年12月25日,广药白云山收到深圳国际仲裁院的裁决书,即裁定同兴药业需依法履行转让义务。

不过,同兴药业在今年初在深圳中院提请上诉,今年6月,深圳中院驳回了同兴药业的上诉,维持深圳国际仲裁院关于股权纠纷的裁定。也就是说,同兴药业在此案件中败诉。

不到两个月前,广药白云山发表了一份《关于“王老吉”商标法律纠纷诉讼结果的公告》,大意是说,广东高院判定,加多宝系在中国内地的6家公司,就侵犯广药集团“王老吉”注册商标,赔偿对广药集团造成的29.3亿元经济损失。

在早前的加多宝和广药集团就“王老吉”的商标之争中,据媒体报道,同兴药业与加多宝之间,有或多或少说不清的关联。如果同兴药业与加多宝之间的关系如前所述,那么从最新的两起诉讼案来看,加多宝可谓“屡诉屡败”。

最新传出的消息是,向广药集团租赁“王老吉”商标、并一手把“王老吉”商标带到全国的加多宝,近几年已出现拖欠物流公司欠款,以及与加多宝有长期合作关系的供应商无法结算欠款的消息,甚至传出加多宝资金链紧张的问题。

抛开波折的案件审理过程,这起商业纷争对市场来说可以提供的经验和值得反思的东西更有价值。

一个疑问是,租赁商标、并一手把它做大之前,作为租赁方的加多宝是否考虑过,对于这个商标,如何认知——如果是想通过这个商标,和它本身所蕴含的品牌底蕴和效应,以及这个商标下的产品所具有的市场价值来赚钱,那么当这个商标所具有的品牌价值已经实现后,如何让这种赚钱的方式持续?是通过更好的利润分配机制来实现,还是想过长久拥有这个商标,以及如何拥有这个商标?如果无法拥有之时,如何面对它本身的法律权属问题。

商业的竞争终归要回到商业的层面来解决。

现在的局面是,据媒体报道,运营“王老吉”商标而让加多宝赚钱的商人陈鸿道,因关涉“王老吉”事件相关的行贿“东窗事发”,之后取保候审期间,弃保潜逃至香港,至今未归案,之后,加多宝的销售下滑和关于商标的官司便相伴相随,这对于加多宝来说,已经发生了基本面的变化——商标成功运营者陈鸿道身陷案件,如何再将“王老吉”商标的成功复制到“加多宝”,这恐怕是个问题,一方面是陈鸿道本人关涉的案件问题,一方面是“王老吉”所具有的市场先发优势和占有率及品牌效应,还有市场状况所处的发展时期和变化趋势,已然不同。

加多宝经历的一系列人事变动和销售数字在说明一些问题。

2015年至2017年,加多宝的净利润就像过山车,三年分别录得负1.9亿元、15亿元和负5.9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宝亏损3.54亿元。反观广药集团旗下的王老吉,2017年,王老吉销售额约为86亿元,净利润超过6亿元。

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可能预示着两家公司的未来:加多宝已然陨落,至于王老吉,经此一役后,它能成为“中国的可口可乐”吗?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用户昵称_538915
9月16日
从一开始就支持王老吉 挺住啊要胜利了!
用户昵称_538840
9月15日
讲道理,个人认为加多宝的经营管理可能确实有问题从而导致利润像过山车。但是王老吉的高收益也是有加多宝在前面做铺垫的
用户昵称_450460
9月14日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