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拼多多市值接近300亿美元,凭什么?

创立仅3年的电商平台拼多多于7月26日在纳斯达克上市,开盘价26.5美元,较发行价19美元高出近40%,市值因此也从200亿美元跃升至292亿美元。为美国今年以来规模最大的IPO。

7月26日,电商平台拼多多在纳斯达克上市,开盘价26.5美元。

与开盘首日就跌破发行价的小米相比,拼多多的表现表明投资人对其生意的成长性仍然持有信心。

这家采用拼单模式、并主要通过社交平台微信分享团购信息的电商公司自成立以来增长迅速。根据其招股书,截止至2018年6月30日的12个月间,拼多多GMV(商品销售额)达到2621亿元。这是这家电商公司第3年的成绩,阿里巴巴曾经花了10年时间突破1000亿元GMV,京东也用了6年。

“在所有人认为电商格局已定,历史已经终结的时候,我们覆盖了3.4亿用户(约为淘宝的一半)和170万商家,说明这一模式有巨大的潜力。”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上市前的庆祝活动上说。在当天下午接受媒体群访时他也承认,拼多多的现有用户基本上同时也是淘宝用户。

一些人将拼多多视为阿里巴巴、京东等大型电商公司的颠覆者,他们推断当有越来越多的“五环内”消费者也开始使用拼多多解决购物需求的时候,阿里巴巴和京东最后的阵地也会丧失。

从“爱拼”到“好逛”

吸引人们从淘宝、天猫、京东转向拼多多的首要原因是低价。拼多多的拼单模式天然地有助于做到低价。首先是规模上的成本优势,其次,这种规模本身也意味着生产工厂可以直接面向消费者做生意,实现商品从工厂到消费者,而非从工厂出发、经过经销商再到消费者手中的长链条经营,商品因此可以按更接近出厂价的价格销售。另据拼多多内部人士称,虽然入驻商家有自主定价的权利,拼多多的“小二”仍然会把关并引导对方制定出“低于竞争对手”的价格。

不过,黄峥一直试图让外界相信,未来拼多多在商业模式上还能讲述一个更大的故事出来。黄峥对拼多多的理想界定,是“costco+迪士尼”,低价承载的只是costco那部分价值,而拼多多的另一重核心竞争力是创造娱乐型消费。

“我们的消费正在从目的型消费转向娱乐型消费。”黄峥说。这种消费模式的转变已在线下出现,回想一下,你衣橱里的衣服和家里的小摆设,其中有多少是专门为了购买它而跑去下单,又有多少是因为一个周末去某商场打发时间而在四处逛一逛的过程中顺手买下来的?黄峥认为,用户的线上消费也在经历这种转型。

“娱乐”二字的本质就是冲动型消费。电商们都渴望用户能在自己的平台上“逛”起来,这个想法并不是始于黄峥和他的拼多多。手淘作为国内最大移动电商平台在这个命题上琢磨数年,不断迭代产品就是为了让它变得越来越好逛。很多用户都已经有了在碎片时间刷刷淘宝的习惯,如果回看过去一年自己的淘宝账单,其中必有冲动型消费,只不过因人而异这个占比会有所不同。

 撇不开腾讯这条通路

相较于通过腾讯旗下的微信平台分享拼单信息,拼多多的未来战略可能更需要依赖腾讯。诸如用户会在长达五六个小时的手机浏览中看到什么信息、如何做出购买决策、朋友间的互动或者熟人的消费如何影响个体消费偏好和时尚趋势等,拼多多打算在接下来的推荐机制中研究并模拟这套系统。在当天的上市庆祝活动上,拼多多通过一段视频展示了其要在这方面建立的“分布式人工智能”方案。假如设计成功,它声称公司将进一步重构商品产销的供应链。

相较于通过腾讯旗下的微信平台分享拼单信息,拼多多的未来战略可能更需要依赖腾讯。

黄峥没有透露腾讯是否参与了或将参与这套分布式人工智能系统的合作,后者在拼多多的第二轮融资中投资了拼多多,目前持有拼多多18.5%的股份。

阿里巴巴和京东已经开始对这种潜在威胁做出反应,它们分别推出或强化了各自的团购平台。黄峥认为社交电商的竞争格局已经初定,而平台型生意中存在绝对的头部效应,即一种商业模式在一个区域市场中只可能存活一家。这可能也是他急于将公司推动上市的原因之一——拼多多需要加速成长,以确保把对手远远甩在后面。

要实现这一目标,拼多多仍然面临诸多现实挑战。自下而上争取更多的“五环内”用户,这条路朝前挺进的难度之大,不亚于铺就一条“天路”。更重要的是,拼多多还要向全球投资人证明,自己有决心有能力更有效地管理平台上的假货问题。2014年赴美上市的阿里巴巴,当年也是带着一个极其精彩的中国消费红利的故事去面对华尔街,但投资人和美国媒体舆论却长期对这个故事背后淘宝的“侵权假货原罪”死咬不放。阿里巴巴为了在美国摆脱这个不好的名声,可谓费劲心思,挣扎多年。

此外,拼多多梦想成为电商版的Facebook,但问题是,它那对巨大的“社交翅膀”,目前几乎都建立在外部通路——腾讯微信平台之上,这一点会长期考验双方的友谊稳定系数。而说到“社交电商”本身,电商业内人士也早有分析——以图便宜为动力向朋友分享商品信息,或者是可以消除个人消费隐私顾虑而主动向好友分享商品购买历史,这两类用户的规模半径都注定是有限的。

用户升级、假货治理、与外部社交通路的长期友谊以及不断突破社交电商半径——当中任何一个问题解决不好,美国的投资者随时都有可能重新评估拼多多的潜力与危机。

以下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在上市前庆祝活动中接受包括《第一财经周刊》在内的媒体访问的一些摘要:

Q:社交电商、团购电商、消费降级,哪个更符合拼多多的长期定位?

黄峥:三个都不符合。社交电商这个词很容易让人误解,就好像说一个东西是在高速公路旁边的店卖的,那这个店就是一个高速公路品牌吗?而且没有人会为了买东西而社交的,这会很奇怪。

拼多多能起来,是因为撞上了移动互联网制造的一个蓝海场景。五六年前,大家购物还是主要通过在电脑上下单,而现在大家无时无刻不在看手机,并且看的方式非常碎片化,能花上15分钟聚精会神读一篇文章的情况变得越来越少。

移动互联网时代,人的行为发生了极大变化,主动搜索在移动时代的占比下降了,比如你的手机电量可能一半以上都耗在了微信上,但是在拼多多出现之前,这个场景下的商业交易量很小,绝大部分的商业交易都还是通过搜索完成。

拼多多等于是跳进了一个真空,就像是浦东的房子、地铁、桥都开发好了,但是没有商场,你跳了进去,然后瞬间引爆,你怎么定义这种场景呢?我还没找到很好的词。

Q:拼多多是线上十元店吗?

黄峥:美国有几家很大的十元店,中国也有,像名创优品。很多拼多多的投资人在投拼多多的B轮之前都投过这种十元店,他们现在已经不这么做了。

我觉得存在一个电商版Facebook的可能性,但不知道拼多多会不会做成。一旦做成,它会是挺大的生意。创业过程中,拼多多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最开始卖水果,有人就说我们是生鲜电商。再大一点,又有人说你是不是线上版的十元店。后来拼多多规模越来越大,他就有点不敢下定论了。

拼多多目前有170万家活跃商家,3.44亿名活跃用户,后者差不多是淘宝的一半。理论上讲,这些人应该都是淘宝用户。我可以很自信地讲,拼多多确实创造了一个不一样的场景,用户刷手机的时候偶然看到一个东西,转发出去大家拼一拼,这种场景以前是不存在的。我们的消费正在从目的型消费转向娱乐型消费,拼多多是一个先行者。

这种新的交互模式是拼多多的第一推动力,第二推动力是对供应链的结构性重构。如果你不能通过结构性的供应链重构为用户带来结构性的高性价比,用户可能买了几次之后就不在你这里买了。

Q:要网罗一线城市消费者,拼多多需要如何转型?

黄峥:产品是不需要转型的,它只需要迭代。淘宝开始是做产品搜索,它后来做天猫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服务品牌商,另外一个角度也是将公司从销售平台变成marketing平台,所以天猫就变成了做品牌搜索。而在我们的平台上,搜索从来不是我们的场景。

我们做的是把人的不同面向给区分出来,比如你是一个月薪5000元的妈妈,给小孩买纸尿裤时可能会挑最好的,但给老公买啤酒时可能就想省一点了。人不止有两面,甚至有很多不同面。我们会针对最广大的人群持续优化,而不会为了讨好某一个特定人群去做一个特殊版本。

随着商品越来越丰富逐渐优化产品结构,比如对于北京、上海的人来讲,是不是法国的香皂会更有吸引力?这样的东西在我们平台上的丰富度还是不够的。把匹配做得更好,拼多多终归会覆盖到他们(一线的消费者)。

Q:陆奇是否会在拼多多负责具体业务?

黄峥:陆奇是我们的独立董事,目前不存在负责点什么的问题,我当然希望能够有机会和陆奇这样的世界级技术专家合作,在技术前沿领域做出点不一样的东西,比如分布式人工智能的系统。

我们试图做的一件事情是模拟社交网络。假设你的手机里有一个小秘书,在做购买决策时你的小秘书能够代替你去问你朋友的小秘书,这个手机的智能网络一定程度上模拟了人跟其他社会成员的交互。

模拟这个网络有两个好处。第一,能够避免传统人工智能的偏好牢笼,不会因为你看了一张美女图,就一直给你推荐美女图。我们的分布式AI要做的是,如果你的人工智能里面有朋友连接,其实你的朋友就扮演了一个不停往里面输入有效信息的角色。第二,我们试图模拟群体的传播,比如把一件衣服、某一个特殊设计扔到一个群里,我们可以看它会以多快的速度传播、有多大的量,由此去预测一件衣服会不会变成流行款、多大程度上成为流行款,是1000件、2000件,还是5000件、1万件的流行?如果我们能精确地预测出这个数字,就可以让上游厂商提前安排产销,服装库存的问题就能够得到很大的缓解。

另外,处在分布式网络里的人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理性,比如从理论上说,大家在买股票时应该低买高卖,但实际情况是很多人都是买在高点,卖在低点。如何通过一个模型去衡量或模拟这样的非理性系统,是我们要研究的。消费升级最重要的升级是从物质消费过渡到精神消费。当你要在精神领域模拟群体情绪、去度量这个东西的时候,分布式的人工智能很可能是一个有效的工具或者有效的基础设施。

Q:阿里巴巴和京东也在推团购模式,拼多多的壁垒是什么?

黄峥:它们想扩大它们的生意,这很正常,就像10年前Google也很想做Facebook,于是推出了Google+,但它其实后来没做成,因为当它盯上Facebook的生意的时候,后来发现其实自己在搜索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亚马逊。这时候它就要重新权衡了。

跟进者做不做得成不是钱的问题,而是用户性质能否兼容的问题。同一商业模式在同一市场中的头部效应非常明显,除非是产品型的,不是平台型,比如手机,oppo、vivo可以在一个市场中并存,平台生意不行。

Q:假货有办法真正管好吗?

黄峥:入驻审核当然是管控的一个有效手段,但不是最有效的手段,今天你给一个店发一个牌照,因为今天检查它是好的,但明天这个店卖的东西不一定还是好的。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有没有能力做早期预防,比如你作为一个新商户进来时我是不会给你足够的量的,就像放贷款一样的,你一进来,可能允许你有5000个PV(page view,页面浏览量),如果你做了这5000单结果都是好的,我就给你放到一万五,再到5万,就像信用卡管理一样会根据你的良性记录逐渐提高额度。这应该是风控的主体,比事后的打击、起诉重要。如果你去看我们的纠纷数量,和整个平台的交易规模、商户数量,你会发现这个比例比一张信用卡的坏账率还要低。

淘宝经历过的苦难我们是逃不掉的,都得经历一遍,只是我们可以在前人的基础上步子走得稍微快一点。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王喆
7月27日
这就是为什么推荐崛起的原因-研究消费者趋势和心理是极为重要的事情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5
会飞的大花
8月4日
概念说得倒是挺好,但实际产品质量真是不敢恭维
stacy.章
8月1日
你们看好拼多多?呸
脸大脖子粗
9月3日
拼多多也就是另一只站在风口上的猪,他的模式促进着中国**的倒退,盗版商品的崛起。看他现在春风得意,等风不吹的时候,看他跌的多痛。评论来自一位作为一个在他红起前就已经用滥并且对其提供商品质量及其失望的用户。大家不妨也看看你们能坚持用多久。
释怀leo
9月3日
不看好,使用此软件的难道没有分辨能力?
用户昵称_537198
9月2日
并没有
假货有办法真正管好吗
用户昵称_536221
8月25日
呃呃
微醺的岁月
8月24日
那么消费的本质是什么呢?
“娱乐”二字的本质就是冲动型消费。
疯不觉
8月2日
哎 对中国人的消费观念实在无解 一个没有信仰的国家人民也一样!
飞姬师
8月1日
拼多多的“逆风翻盘”是对天朝人民物质生活差距巨大的反映,我不用拼多多,但是我支持拼多多上市
混入中产阶级的劳动人民
7月31日
下载过一次拼多多……看了一下子就给卸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