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B站这部暗黑美食片,才拍出了真正属于中国人的深夜食堂

正如该片的开篇所说:“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

“黑色的眼浆爆射口腔,激情程度是撒尿牛丸的100倍。”画面中,男子咬开口中美味的那一刻,旁白如是说。

这段略显重口味的画面,来自《人生一串》,是由弹幕视频网站bilibili(以下简称B站)和旗帜传媒联合出品的一部以烧烤为主角的美食记录片。 据该片总导演陈英杰透露,这是《人生一串》中为数不多的摆拍镜头之一,为的是让观众真切感受到嘴里爆浆的快感。

(警报!下图片可能引发不适)

烤猪眼球

《人生一串》可能是第一部需要在片头提示观众“需要捂眼观看”的美食纪录片。不同于其他同类型纪录片明快的画风,《人生一串》自带一股暗黑气质——这当然也与烧烤自带的“气质”有关。

其拍摄时间大多在晚上,地点大多是路边摊,食客们在镜头面前不顾形象大口咀嚼,就连配乐也酷似悬疑片。可就是这样一部有点“犯规”的作品,自6月20日在B站上线后,播放量已接近1000万次,豆瓣评分高达9.0。

正如开篇那句“没了烟火气,人生就是一段孤独的旅程”,《人生一串》中所有令人食指大动的瞬间,都透着浓浓的烟火气,这也是主创团队选择烧烤作为拍摄题材的初衷。

“烧烤是中国非常常见的一种食物,但从美食纪录片开始有到现在都没有专门去做的,我们有一种不做不行的感觉。”《人生一串》总制片人王海龙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2012年,《舌尖上的中国》(以下简称《舌尖》)打开了美食纪录片的市场,也让观众意识到,美食题材是一座值得挖掘的“宝藏”,但往后出现的美食纪录片几乎都在复制《舌尖》的模式。中国各地的美食都被精致地呈现在镜头前,美食更多被赋予了诗意。

《人生一串》想还原的却是街头巷尾、市井小民的粗粝感。王海龙本身也是爱烧烤之人(谁不爱呢?),在他眼里,“烧烤有还原生活本质的能力”。最好吃的烧烤往往在路边摊,但在城市里,烧烤摊几乎已经绝迹。“对许多人来说,烧烤摊是一个很快会消失的记忆。”王海龙说。因此拍摄《人生一串》,正好可以作为一种记录。

垂涎欲滴

早在2016年,陈英杰等主创团队就开始研究烧烤。他们跑遍了中国二十多个省,五百多个烧烤摊,才发现那些看似都是在火上翻来覆去的烧烤,原来各有各的精彩。但好的作品不应仅依靠感性,为了了解烧烤的原理,主创团队甚至还去上了物理化学课。

作为一种人人都爱的食物,关于烧烤的资料当然很多。研究时,相关资料在主创的桌上堆了厚厚一沓,但正是如此,也要求他们从真正开拍到后期,需要一直做减法。

首先减去的就是那些不那么“烧烤”或不那么“中国”的烧烤,比如烤鸭、铁板烧以及日式烧烤。而为了接近烧烤最原始的样貌,成片中几乎看不到一家像样的餐馆,所以那些清除了烧烤摊的一线城市,自然也鲜有露面。有时为了找一家纯正的烧烤摊,主创拍着拍着就跑到镇子甚至村子里去了。

来自新疆的烧烤摊,大概是人们提起烧烤的第一印象吧

烧烤看似千篇一律,实际上千变万化。但如何在一部纪录片中展现这种变化,是创作过程中的一个难题。

“我们想过按地域拍,也可以按情绪拍,比如欢聚时刻,但好像每个摊都差不多,烧烤的做法有的也很接近。”王海龙说。这些方案最终都没有通过。陈英杰还记得第一次写分集脚本时写出了“山水生”“家乡味”这样的标题,“开始就是传统记录片的分类方式。”他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最终,陈英杰或许是联系到自己点烧烤的经历,才有了如今按食材分集的方式。

其实除了粗粝的烧烤摊,在文案方面,《人生一串》也时刻透露出一种随性的态度,就像我们经常遇到的那些烧烤摊老板,时而活波时而粗犷,冷不丁也会来点儿小幽默。

小二哥开的小二自助烧烤

这样的文案当然不是在电脑前查资料就能写出来的。为了创作出这些更“接地气”的文字,张岳明曾经好几次跟烧烤摊老板彻夜长谈。张岳明执导了第三集《来点解药》,也是《人生一串》的制片人之一,主要负责文案部分。拍摄时,张岳明需要和烧烤摊老板“昼伏夜出”的作息保持一致,只有这样,才能“体会到他们生活的细节和特质。”

最典型的例子或许就是第二集《比夜更黑》。其中,烤蚕蛹的烧烤老板小军,能一边工作一边面对镜头自如地介绍。当然,《比夜更黑》给观众留下最深印象的, 还是那些堪称黑暗料理的食材。其实,诸如“一生都在被烤”的蚕、 “比撒尿牛丸激情100倍”的猪眼睛,还有重庆烤脑花、广东烧烤海鲜这些让部分人生畏的食材,这些帮助引爆《人生一串》热度的素材,最初却差点被摒弃。

“我们一开始没打算拍猎奇的东西,而是想拍更多生活中常见的食材。”王海龙说。但后来他发现,自己眼里“百年一见”的食材,正是当地人最真实的日常。某种意义上,《比夜更黑》的内容触及到了美食纪录片的边界,但在陈英杰看来,这恰好体现了纪录片的意义。“你觉得食材黑暗,某种程度上却源于你的一种生活经历的欠缺。”陈英杰说。而纪录片就是帮助人拓宽视野、打破边界的。

《人生一串》播出时,片中“小脑壳”的烤脑花店已经歇业。城市里,烧烤摊的消失速度几乎和连锁餐厅的开店速度成正比。当喝酒撸串也成了餐厅流水线上的成品,才更让人怀念路边摊上第一口还兹兹作响的烤肉的滋味。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8
呵呵
7月7日
需要更新最新版本
13510230625
7月7日
无法转发,一按就crash
快说我漂亮吗
7月15日
过瘾!
袁一圈
7月9日
是啊,一按转发就闪退
芒果
7月7日
我为什么大晚上看这个
用户昵称_475453
7月7日
真的看到流口水,马上去B站看了。
一特一
7月7日
一转发就闪退
jim+my~
7月7日
我可以转发呀,吓了朋友一跳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