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深圳是否会比上海更先建成全球科创中心?

但在综合的商业魅力数据中,上海始终在“未来可塑性”这项有明显的弱势。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套对中国城市的排序。

在新一酱的运算法则中,上海是《2018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排名第一位的城市,它的商业魅力首次超越了北京,也改写了“北上广深”的传统格局。

但在综合的商业魅力数据中,上海始终在“未来可塑性”这项有明显的弱势。从得分看,它拿到了230.19分,比北京的324.98分低了将近100分,而与第三名深圳的差距则不到60分。并且排除城市规模、消费成熟等明显优势项后,上海在创业指数和人才吸引力上对深圳领先优势已很微弱。(具体数据点这里查看

这也符合大家的直观感受。在很多创新与创业领域的朋友看来,要做一番事业首选的城市是北京,第二是深圳,上海能不能排到第三还不一定。甚至还有人说,越来越“宜居”的上海将可能会成为越来越创新的杭州的后花园。(咳咳。)据新一酱了解,尤其是在无人机、智能设备制造等酷炫的新技术领域,上海作为择业城市的选项似乎已经被排除在外了。

就在2017年年底,新公布的《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还在上海原有的国际经济、金融、贸易和航运四个中心城市定位之上,增加了“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第五个中心。通常来说,一座城市政府修改其关于城市定位的描述,要不是已经对自己在该领域的实力非常自信,要不就是看到了明显的短板,需要大声说出努力目标,以便紧接着倾斜更多政策和资源。

新一酱无意于在此评判城市经营者的策略,只是想再多比较一些数据,看看上海与深圳在科技创新领域的竞争是否已有定论。

其实单单看创业公司的数量,上海有16850家,比深圳多1724家,仅次于北京。并且上海的创业公司所获得的总融资金额达到了深圳的2倍,对于创业公司数量处于类似水平的两座城市来说,明显上海创业公司的质量整体更高一些。

但创业公司只能代表科创主体的其中一部分,新一酱在这里又做了一个新定义:“优质本土公司”,它涵盖了一座城市中所有的上市公司、高新企业以及融资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公司。如果比较优质本土公司的数量,上海比深圳少1240家,其中的显著差异在于深圳的高新企业数量,比上海多1532家。

高新企业是每年由科技部主导认定的具备高新技术、拥有核心知识产权、重视研发投入和活动的企业。由于认定要求严格,它们的集聚程度相比创业公司数量更能在一定程度上衡量一座城市的创新能力。

2015年之前,上海和深圳每年被新认定的高新企业数量还比较相近,从2015年开始深圳每年新认定的高新企业数量超过上海,并在此后两年数量激增,将上海和深圳的差距越来越大。到2017年,深圳新认定的高新企业数量比上海多出了60%。虽然整体来看四个一线城市每年被新认定的高新企业数量都在稳步增长,但上海却是四个城市中增长速度最慢的。

回头再来看下创业公司在城市内的空间分布。

深圳创业公司在地理上的聚集程度相比上海更高。新一酱把深圳和上海的创业公司投在地图上,用同一套核密度计算方式观察这两个城市500×500米区块内创业公司的聚集程度与分布情况。深红色是创业企业密度最高的地方——深圳的创业公司呈现多创业中心分布模式,并逐渐连成片区。

车公庙是深圳单位面积上创业企业聚集密度最高的地区,每平方公里创业公司的密度达到了733家。其次是华强北和南湖路嘉宾路一带,这两个区域分别有各自的创业聚集中心,且已逐渐连接起来。

上海密度最高的创新创业区域是张江高科,它是上海集成电路产业的创新高地,也是上海电子信息产业转型过程中重要的产值创造区。在张江高科创业公司聚集密度度最高能达到648家/平方公里。这也是上海唯一能和深圳在创业公司密度上抗衡的区域。

公司都喜欢聚集在一起,提高生产效率,也降低了人才流动成本。特别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众创空间、科技园、孵化器的出现,让不同领域的创业者聚集在一起,更开放地交流,或是获得便利的创业协助,是培育一个城市创新氛围的有效方式。

截至2018年1月,创头条收录的深圳创业平台数量有738个,比上海多13个。新一酱简单地运用了回归分析法,计算了全国338个城市的创业公司和创业平台数量上的相关性,发现这两者高度正相关。

珠三角城市群的相关系数要比长三角城市群地区更高,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在珠三角地区的创业公司与创业平台的关系相比上海更为紧密。把地理因素考虑在内的地理加权回归计算结果也论证了这点——深圳相比上海而言,两者间的相关性更高。

下图中,新一酱将上海和深圳的创业平台数量核密度图展示出来,其中还标出了几个创业公司高密度聚集区的位置及其中的创业公司数量。

南山区以南山科技园为核心,汇集了腾讯、中兴等业内知名的高科技企业,连接起周边的深圳大学,并逐渐延伸到前海片区。在这里,最聚集的2.5平方公里内能找到1282家创业公司。这里也是深圳覆盖面积最广、数量最多的创业平台聚集区,作为深圳新晋创业区域,搭建在南山的创业平台也助推了一把南山区创新创业氛围的形成。当然,深圳还有几处创业公司聚集的地方还没有太多的创业平台进驻,它们两者之间的相辅相成关系还有更大的融合空间。

相较之下,上海创业平台更分散,整体聚集程度低于深圳,尚无法找到一片能与南山科技园相抗衡的区域。

仅从公司数量及空间分布上可能还不能完全看到两个城市真实的差异,新一酱又去找了上海科技统计年鉴和深圳市科委发布的相关数据来看产业结构。最近能在两城之间比较的是2016年高技术产业的具体产值数据。根据官方定义,高技术产业是指那些以研究、开发和生产高技术和高技术产品为主的知识和技术密集的新兴产业。

上海和深圳在高技术产业上聚焦的行业类型不同,除了两个城市产值占比最大的电子信息行业外,上海高技术产业主要集中在医药医疗、航空航天和信息化学品,而深圳则在先进制造、新能源、生物医药和新材料上。

因为纳入计算的企业统计口径不同(上海仅统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数据),直接拿两个城市的数值去比较不够严谨,但从中大体还是可以看出上海在高技术产业产值上和深圳的差距。可比较的是两个城市在2015年到2016年涨跌幅程度,在上海高技术产业总体产值下降2.81%的同年,深圳高技术产业产值的增幅是11.13%。

较前一年相比,上海2016年工业总产值是上升的趋势的高技术行业主要集中在医药制造、医疗设备制造、仪器仪表制造业、航空航天器制造业和信息化学品制造业,但在电子及通信设备制造业、电子计算机及办公室设备制造业两个行业,这一数据分别同比下降了3.31%和7.39%。而深圳几乎所有类型的高技术产业产值都在上升,特别是电子信息行业增幅超过总量增幅,增加了11.96%。

产业外移是导致上海高技术产业工业总产值下降的其中一个因素。过高的土地、人力、商务成本投入以及产业结构调整原因都是企业持续外迁的因素。部分高产值低附加值的产业比如电子类制造业已相继移出上海,在中西部地区投资建厂;另一些高技术产业基于扩大生产规模等目的,也针对性地选择了临近适合承接的产业空间布局区域,比如转移至苏州、无锡等地。

除此之外,上海高技术产业长时间处于外商投资拉动为主的生产模式下,在近几年外商投资比重持续下降的背景下,自然增长乏力。并且,除了因此带来的上海整体的自主创新能力偏弱之外,过往的外商投资带来的另一个负效应是,上海当前形成主导的创新行业多为研发流程复杂、供应链体系庞大的“大产业”。这些行业进入门槛高,并没有太多留给中小规模创业者的窗口。

新一酱瞄了一眼科技部最新公布的2017年新认定高新企业名单。其中,“机器人”“智能”“网络”“电子”“信息”“通信”是深圳企业名称中出现的高频词,“汽车”“材料”“电子”“信息”“网络”“生物”则是上海高新企业中出现的高频词。

对应来看上海和深圳这两个城市的创业公司类型你会发现,和深圳高新企业类型类似,硬件、机器人、无人机和AI相关类型的创业者更偏爱深圳。而在上海,有明显优势的创业领域集中在企业服务、文娱传媒、消费生活和电商上,它们与汽车、材料、生物等上海优势的高新企业类型几乎没有重叠。

深圳正逐渐形成一个良好的创新创业氛围。在某些优势产业中,一些小型初创的公司有机会和发展到一定规模的高新企业、甚至是大公司之间有效联动。更多的创业公司参与进来,能够补充行业上下游各环节的短板,并让整个体系进入良性循环。专业人才也能在其中健康地流动,从而让整个行业和城市吸引更多的人才。

新兴劳动力市场最为显著的特点在于个体高新技术工作者在择业时更倾向寻找有更多工作选择的地方。这意味着,人们偏向去一个在某个行业更成规模的城市寻找机会。理查德·佛罗里达在《创意阶层的崛起》中就说过,新兴劳动力人才更偏好横向移动,而不是固守某个公司。

这么说来,我们要讨论的问题,可真的不仅仅是上海和深圳谁会率先建成“全球科创中心”那么简单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用户昵称_497679
6月24日
风格完全不一样,上海主要开个咖啡厅、小餐馆所以在市区
用户昵称_485111
6月24日
深圳低于上海的有文娱传媒,深圳多于上海的也有文娱传媒?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