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据说已经完成了A轮融资的瑞幸,真能带来咖啡民主化吗?

前提是,它得长久地、健康地活下去。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8年5月28日刊采写了封面文章《新咖啡物语》

瑞幸咖啡似乎迎来了好消息。来自科技媒体36氪的消息称,它已经完成了规模在2亿至3亿美元的A轮融资,估值则超过了10亿美元。

正如我们在封面文章中曾经报道过的那样,瑞幸的大多数店面都是“前置店”的模式:在离目标消费群体最近的地方,开出以外卖和自提为主、不那么看重堂食的门店,以辐射周边地区。这也有点像每日优鲜,或者很看重线上订单的盒马鲜生。这种模式的优势在于,相比于星巴克等连锁咖啡店或者精品咖啡店,瑞幸的开店、装修成本得到了极大控制,消费者足不出户,就能喝到咖啡。

瑞幸的大多数店面都是“前置店”的模式。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瑞幸也是流量运营的高手。通过明星汤唯和张震的广告、“买二赠一、买五赠五”的促销,以及老客拉新客、两人都能获得一杯免费咖啡的活动,它吸引来了大量线上流量。特别是老客拉新客这一招,瑞幸称之为社交裂变,并表示订单和新用户的增长大多来自于此,而在朋友圈上,你当然也正在频繁看见你的微信好友们分享出瑞幸咖啡的链接。

瑞幸咖啡请来了汤唯做代言。

低开店成本和高线上流量带来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连锁零售业既看重规模,也看重坪效。规规矩矩开店的咖啡馆需要经过漫长时间才能实现盈亏平衡——甚至对很多开精品咖啡馆的小业主而言,开咖啡店也是一个赚了情怀却赔了买卖的生意。

瑞幸则能够将零售业最看重的坪效做到尽可能的高,它也因此能将咖啡卖出一个更便宜的价格。星巴克一杯grande杯的美式咖啡的价格是24元,瑞幸基础杯的美式咖啡只需要20元,而如果你参与它的买赠活动,这价格还可能折算为10元一杯。

瑞幸的创始团队来自神州优车,它也带着后者身上那股熟悉的互联网公司“天不怕地不怕、谁都敢怼”的劲儿。按照它的创始人钱治亚的说法,她是要让普通人可以花上一个更便宜的价格、用更方便的方式喝上品质更好的咖啡——说得书面化一点,就是实现咖啡的民主化。

中国的确离咖啡的民主化还有挺长一段距离的。在美国、意大利、澳大利亚、日本等国家,咖啡是一个非常日常的饮品,从街边小店到自动售货机到便利店,人们随时都可以用很便宜的价格买到一杯现磨咖啡——当然,多花点钱去好点的咖啡馆来一杯手冲又是另一回事。

在中国,喝星巴克依然还带有一些仪式感。

而在中国,喝星巴克依然还带有一些仪式感,也依然还有前仆后继的人,为了打卡拍照,而在某家网红咖啡馆门口排很长的队。一杯咖啡二三十元的价格,和中国现阶段其他饮品的物价水平相比,也算不上太亲切。喝咖啡习惯的普及当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人们能不能更方便地喝上咖啡也是要达到咖啡民主化的一个重要因子。

瑞幸的确做到了一些事情,它提供的咖啡价格更低,人们购买咖啡可以变得更加方便,至于好不好喝,见仁见智我们不做评判。

但咖啡的民主化真能就此达成么?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瑞幸能够存在多久,它带给消费者的这种种好处又能持续多久。今年1月才成立的瑞幸,在短短5个月内已经在全国开出了500多家店,即使“前置店”这种模式能让它将开店的固定成本降到最低,这依然是一笔不小的花销。而为了在短时间内吸引到足够多的线上流量,瑞幸所用的买赠、社交裂变等营销方式,说白了也是在烧钱——连瑞幸自己也承认,它正处于用负毛利积攒用户和规模的阶段——在中国,有太多太多互联网公司在遵循着这样一种先烧钱抢市场、再回过头来找盈利模式的路子。

但也正有无数互联网公司,在这条路上没有走到底。看看摩拜和ofo现在的进展就知道,在上亿的用户、堆成山的共享单车背后,它们一家有点不甘心地被收购,至于另一家,有关“资金紧张”的消息已经成为月更新闻。

作为一个每天都会喝咖啡的人,我当然希望咖啡在中国也能尽早迎来民主化的那天,无论走到哪里,都能用一个还过得去的价格喝上一杯好喝的咖啡。但这一切的前提是,提倡这么做的公司,都能好好活下来。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咕噜咕噜
6月14日
特别喜欢最后一句希望提倡中国咖啡民主化的公司能好好活下来。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7
咕噜咕噜
6月14日
特别喜欢最后一句希望提倡中国咖啡民主化的公司能好好活下来。
超级无敌叮当猫
6月20日
今天去喝了一杯瑞幸。不看好。去
SunLau
6月15日
家里、工作室都有咖啡机,也有偷懒的罐装咖啡,以及出差应急的 Via 咖啡。但是偶尔去星巴克还是有仪式感的,因为已经很少去店里打咖啡,和不断提醒自己到了一定在店员问是否用券时疯狂点头。
Yanice_YU
6月15日
可惜,味道越来越淡
petitmushy
6月15日
活下来不够还得活好了🤣
用户昵称_527446
6月15日
所以 现在ofo也开始使用押金 取消了信用押金 对于刚刚充钱进去的用户就不得不继续充值押金才能使用。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方式的赚钱?
说白了也是在烧钱——连瑞幸自己也承认,它正处于用负毛利积攒用户和规模的阶段——在中国,有太多太多互联网公司在遵循着这样一种先烧钱抢市场、再回过头来找盈利模式的路子。
但也正有无数互联网公司,在这条路上没有走到底。看看摩拜和ofo现在的进展就知道,在上亿的用户、堆成山的共享单车背后,它们一家有点不甘心地被收购,至于另一家,有关“资金紧张”的消息已经成为月更新闻。
用户昵称_484687
6月14日
希望中国人对咖啡的认识可以多一些,比较速溶咖啡真的不能叫做咖啡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