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如果你曾在东京停留,你可能会对他的插画过目难忘 | 100 个有意思的人⑨

一个你熟悉的风格,以及你不熟悉的他的生活。

如果你曾在东京逗留,或许你已经和 Noritake 的画相遇过无数次。地铁东横线站台上,可能挂有 Noritake 绘制的宣传海报;药妆店里, Noritake 参与制作的资生堂旗下护肤品牌 IHADA 的广告循环播放;一些商场也邀请他来涂鸦外墙。

Noritake 是一名插画师,他的画作很好辨认——黑白色为主体,线条利落,这风格既让人印象深刻,模仿者也不少。强烈却不喧宾夺主的个人风格,使很多广告商愿意和他合作。

像很多插画师一样,这个已进入不惑之年的男人极少以真面目示人。在一些采访照片中,你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及眼镜框。他在博客里上传了一个自画像:一个带着圆眼睛的青年,偏分短发,面无表情。

Noritake 毕业于 SETSU MODE SEMINAR(セツ・モードセミナー),与川久保玲、山本耀司、安藤忠雄等人是校友。他曾梦想成为一名艺术家,但完全无法支撑生活。他在东京颇有名气的独立书店“乌特勒支(Utrecht)”打过五六年工,从书店老板那边得到了一些为书本绘制插画的工作,那也是他插画生涯的开始。

他建立名声是在 2014 年。当时,Noritake 为影像研究者菅俊一的个人电子杂志《目光(まなざし)》绘制了封面插画 “INSIGHT BOY”。那幅插画非常简单:一个三七分发型的男孩头像,面无表情,但似乎又面露一丝微笑,眼神若有所思。这个形象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得到了业界的好评——2015 年《朝日广告》杂志又专门采访了他,还用这张插画当作封面。

一年后,Noritake 将这张插画制作成手机壳,售价 3780 日元(约合人民币 230 元),在他个人的网店“N”里就可以买到。

Noritake 的画作线条流畅简洁,“大约因为我生活在一个什么都‘很多’的东京,我选择画出一种令自己心情放松的感觉。”Noritake 这样解释。近 10 年间,Noritake 插画的风格日趋成熟:“我并没有刻意形成某种风格,只是集中于怎样更好地表达。”他形容说,早期线条很难掌控,有时线画得没有力度,成稿的效果十分不安定。而现在,直接且自然地在纸上画出流畅的线条早已难不倒他了。另外,余白很多,则意味着必须要在有限的线条中表达出最大可能的特征。

“我会去抓住客户要求的本质。”Noritake 告诉未来预想图,他喜欢在城市中观察,获得灵感,然后将观察到的框架“单纯化”,剔除多余的部分。“抓住本质之后,不论是画人或者城市,只要考虑着怎样更好地表现给受众,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这种做法在他为东横铁路绘制的宣传海报中表现得非常明显:车站员工的长相、发型、体型、腕章、眼神等等要素都被剔除了。“因为这是公共广告,我希望即便对此毫无兴趣的人看到它,也不会感到不舒服或产生违和感。”Noritake 说。

Noritake 为书与杂志创作的插画最多。他曾为英国杂志《MONOCLE》的别册《THE FORECAST》4 次绘制封面插画,为日本生活方式杂志《Brutus》画过 7 次封面插画,今年,他还为加拿大杂志《WEST Magazine》、香港杂志《branD》绘制了创刊号封面。

△ Noritake 与台湾杂志《The Big Issue》合作,绘制的封面。 图片来源 | Noritake
△ Noritake 为香港杂志《branD》绘制的封面。 图片来源 | Noritake
△ Noritake 为《MONOCLE》的别册《THE FORECAST》绘制的封面。 图片来源 | Noritake.org

为了更好地把握客户的要求,Noritake 告诉未来预想图,他会花相对长的时间与客户沟通,将自己的构思一步步具体化,同时也给客户整理想法的时间。“如果发现不需要我动笔画画就能解决问题,那我不参加项目也可以。我认为所谓‘专业人士’,就是既要理解对方,也要有想法,并且有一颗柔软体贴的心。”

在他合作过的客户名单上,除了店铺、地铁公司或日本公共电视台 NHK 之外,还有政府机构。2013 年,他曾为日本内阁府绘制了一系列推广网上选举的图片,刊登在包括《朝日新闻》在内的日本 71 家报刊上。

2017 年 5 月,他与杂货品牌 “HIGHTIDE” 合作推出的杂货系列 “OLL” 上市,这个系列由他全面监修。第一批上线的商品包括黑白帆布袋、笔袋等。他说,销量虽然算不上爆发型的,但一直都很平稳。“我做这个系列倒不是为了追求特别,只是希望它能成为持之以恒的经典款(定番)。只要不出现赤字,我想我会继续这个企划。”Noritake 说。

他还发展出一套客户服务。通过一个叫 “toolbox” 的网站,你甚至可以购买一份 Noritake 为你家绘制壁画的服务。十万日元起价(约合人民币 6000 元),工程大约一至三天,Noritake 会亲自上门倾听你的诉求,为你施工。不过,因为名气变大,如今这项服务购买网址最下角用红字标注提醒道,“因为 Noritake 行程紧张,可能需要等待很久。”

在 Noritake 的个人网站上,个人展览排期已经安排到了 2019 年——虽然还没有关于主题的具体介绍。

未来预想图 × Noritake

未来预想图:你曾经说过,正是因为身处什么都“很多”的东京,才形成了现在的风格——画出一种令自己心情放松的感觉。现在你仍然是这么想的吗?为什么呢?

Noritake:在东京,有我喜爱的人、事、物,画与此相关的东西很简单。我享受画它们的过程。愉快地生活,也间接使我能够放松下来投入工作。不过挺遗憾,也有让我感到厌恶或很难应付的人物。我一直努力不与他们产生什么联系,但即便如此,有时候他们仍旧会闯入生活。我虽然内心抗拒这些,但我会将因此产生的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作为瞬间爆发力的一部分,努力做出与之相反的、美好的东西。不过现在,我过得平和舒适,身边也都是还挺喜爱的人与事物,即使看见了讨厌的事,也不会让我的心境产生波澜。可能正因如此,“正是因为生活在东京才会怎样”这想法也没有从前强烈了。

未来预想图:有人说,对于设计师来说,需要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而这种风格的作品获得成功之后,会获得要求演绎该风格的很多的工作。对于这种看法,你怎么看?你的风格是否发生过改变?

Noritake:有些人抱有“因为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所以能拿到工作”的想法,但我对有这种想法的人没有兴趣。有独特风格的设计师太多了,有些人这么做是出于短视的营销手段,有些人是真的在表现自己想要表达的心情或独特的想法。我觉得后者的想法更好,但现实中,这样的人很少。

至于我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风格有没有变过。我只是画着画着就变成了这样的风格,从没想过要保持“某一种风格”。现在,我也只是用手边的画材去专心画画而已。我的画总是在变化的。

未来预想图:在中国,存在设计师要不断根据客户要求修改稿件的情况。你经常遇到吗?你觉得什么是“专业的客户”,怎样才是“专业的设计师”?

Noritake:从前我曾遇到过需要多次修改的情况,现在基本没有了。我在动笔画画前,会与合作方交流工作中出现的问题,然后当场解决那些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样的话,该画什么就一目了然了。在此基础上,如果发现不需要我动笔画画就能解决问题,那我不参加项目也可以。我认为所谓“专业人士”,就是既要理解对方,也要有想法,并且有一颗柔软体贴的心。

未来预想图:插画师常常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作品商品化。你觉得你的作品适合开发成什么商品?为什么?

Noritake:作为一名插画师,注意力集中在画插画上是最重要的。我自己的插画作品确实越来越多的被商品化了,但每次我都在心里提醒自己注意,不能以商品化为目的去绘制插画。商品化也不过是另一种表达的方式而已。至于是否适合开发成商品——那是一种非常纤细的流动感,在插画完成之前都难以下定论。

未来预想图:我们注意到你的插画大多以人为主,为什么?

Noritake:因为我画的都是人们会看的东西。我的工作,也大多是为了获得人们共鸣的广告工作。

未来预想图:你最满意自己哪个作品?

Noritake:2017 年 4 月我与服装品牌 ZUCCa 共同企划了“变圆吧“(まるくなる),为此我专门创作了插画。其中名为 “open eyes” 的一幅是我最近比较满意的。

未来预想图:对你来说是否有存有遗憾的作品?

Noritake:对于每一件工作我都认真地对待,最近的工作没有哪件留有遗憾。如果回顾几年前的作品,我可能有时在插画的完成度方面有些在意。但即便如此,我的作品也都发挥了一定社会作用,所以也没有那么遗憾。

另一方面,有一些模仿我的插画的作品被用在广告或书的封面上,我看到后打心底觉得很遗憾,很无奈。希望他们不要再这样了。

未来预想图:你最喜爱哪个插画师?

Noritake:我很喜欢 Mats Gustafson 的作品。尤其他关于人物、石块白鸟的作品,每一个都很美。

未来预想图:有什么事情是你曾深信不疑而如今深表怀疑的吗?

Noritake:我想不出过去曾深信不疑什么。不过现在我对所有的事物都会忍不住抱有稍稍怀疑的态度,每次都想着要好好选择,好好判断。相信什么,不信什么,我倒是对此毫无兴趣哇。对我来说,珍视那些身边值得珍视的人反而是重要之事。

*更多插画作品可关注:http://noritake.org/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David
6月15日
这不是喜茶的原画吗?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