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拜腾拿到了足够的钱建厂造车,还透露了一份没有水分的量产车时间表

接下来的18个月对这家电动车创业公司至关重要,它需要证明,自己真的能绕过特斯拉等公司正遭遇的量产危机。但造出第一款车,并不意味着它能在电动车竞争中存活并成功。

电动车创业公司拜腾用连续的好消息,证明自己在抓紧追上竞争对手的步伐。

6月11日,拜腾在它的南京总部公布了B轮5亿美元的融资,一汽集团、宁德时代、启迪控股、江苏“一带一路”基金等机构领投。一汽和宁德时代两个投资者并不多见,它们是国内汽车巨头和最大电池供应商,这显然不只是财务投资,而是会为拜腾的生产制造带来多种帮助。

紧接着6月12日,拜腾就发布了第二款量产车的概念车。它是一辆与SUV同平台的轿车,预计在2021年上市。

拜腾CEO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和另一位创始人、总裁戴雷(Daniel Kirchert)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前几个月,他们的主要精力在确定融资上,现在,他们将集中精力保证第一款量产车按照计划在2019年第四季度真正上市,这也是5亿美元融资的首要用途。也就是说,未来18个月对拜腾至关重要。

拜腾颇具勇气地向媒体开放了正在建设的工厂。之所以说“颇具勇气”,是因为第一眼看上去,那片1200亩的土地就像是一片空地,唯一建成的是一个小厂房。

当然,这不意味着拜腾的工厂还是一张白纸。地基、混凝土结构桩、管线等工厂建设的地底部分已经基本完成,厂房建设会很快推进,所有厂房的设备也已经确定了供应商,并开始生产。

拜腾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了一份精确的工厂和量产时间表,它的目标是,在2019年第四季度开始量产交付那辆尺寸类似于奥迪Q5、续航里程类似于Model X、起步价30万元、有一块巨大液晶屏的纯电动SUV M-Byte,并在2020年初完成产能爬坡。拜腾计划2019年生产5000辆车,2020年全年的预期则是至少6.5万辆。

那个唯一建成的厂房是一个小小的试制车间,它也将是接下来18个月量产计划的中心。这个试制车间将生产200辆样车,用于汽车量产前的各种测试和调整流程。除此以外,它更像是2019年9月投入使用的那座工厂的“孵化器”。所有的生产流程都要在这里确认,精确到类似焊接工人站位这样的细节。这里还将培训第一批高级技工和生产工程师,他们会成为未来工人的培训师。

拜腾南京智能制造基地试制车间

2018年1月,拜腾在拉斯维加斯发布了它的首款概念车,并用一块贯穿整个前排驾驶台的巨大液晶屏吸引眼球。这块屏幕背后的故事也体现了这家创业公司相对严谨的做事方式(详见《拜腾用一块超大屏成为CES上的亮点,这是未来汽车的样子么》)。

贯穿整个前排驾驶台的巨大液晶屏

从那张时间表复杂的术语和时间节点中可以得出这一结论:拜腾尽量压缩了时间,但没有跳过任何一个传统造车的步骤。

Mark Duchesne加入拜腾前负责过7个汽车工厂的建设。他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拜腾的工厂计划确实很激进,但不是他经历过最激进的。他没有明说“最激进的”是哪一家,不过从他的履历不难猜到:他曾在丰田工作20余年,2011年加入特斯拉。

包括Duchesne在内的高管们已经回答了无数遍同一问题:如何避免特斯拉一样的量产危机?拜腾的答案是,更传统一点。

相比于特斯拉满是机器人的“全自动工厂”,拜腾的设计更接近于传统公司。其实特斯拉工厂的高自动化率主要体现在总装车间,在汽车制造的前三个流程(冲压、涂装、焊接)中,自动化率已经很高,但在最后一个流程总装中,还是需要大量人工。特斯拉则在这个环节大量采用机器人。“我们相信基于现有技术,要大规模、稳定地量产汽车,还是要靠人来组装。”Duchesne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如果仅就造车而言,拜腾可能是这批电动车创业公司中最可靠的之一。它的CEO毕福康曾是宝马电动车项目i系列的负责人,创始人兼总裁戴雷曾是英菲尼迪中国总经理。这两名德国人组建了一个由资深汽车专家组成的高管团队,同时,又有不少人在特斯拉、苹果和Google担任高管。

此次融资,以及上述的量产时间表,再次证明了它们应该可以完成接下来18个月的量产计划。但造出第一款车,并不意味着它能在电动车竞争中存活并成功。

它最大的劣势,是相比其他创业公司晚了一年。已经发布新车价格的蔚来和威马,都将在今年下半年大规模量产。

这意味着拜腾的“黄金窗口期”更短,2020年,大量传统汽车公司的电动车也将在中国投产,拜腾这个新品牌将直面竞争。而蔚来和威马则有多一年的时间争取市场认可。

慢一年还意味着它在资本市场受到的压力更大。投资人们总是喜欢投资一个新行业的冠军,相比于蔚来,拜腾显然要花更多力气证明自己。

这使得与一汽的合作变得至关重要(关于拜腾与一汽的合作,详见《电动车准备交卷》)。现在一汽还只是拜腾的投资方,在今年下半年,拜腾还会和一汽公布具体的合作计划,其中将设计具体的产品开发和制造。创业公司想要靠单打独斗在汽车行业存活是有困难的,即使它的产品得到认可,它还是得尽快扩大产量,形成规模效应。这也是为什么蔚来会与广汽、长安组成新的合资公司。对拜腾而言,明智的做法可能是像蔚来那样,尽快与一汽,包括另一个投资方宁德时代成立新的合资公司,推出新的产品。

此外,拜腾严谨的量产时间表,也仍有不少不确定性,比如它的软件系统。拜腾的那块大屏幕是它最吸引人的配置,但如果车内的人机交互系统不佳,这块屏幕就没有意义。在这方面,拜腾尚未有像工厂那样细致的进度表。

软件系统不只是指车内,还有整个服务系统。拜腾将采用时髦的订单生产方式,目标是用户下单30天内交车。这需要一个高度可靠的IT系统,还得把所有供应商都容纳进来,这将是个巨大挑战,此前的汽车公司几乎不会这么做。

当然,这一切也需要基于首款量产车的成功,这能证明这个团队的实力,也是投资者最相信的证据。宁德时代对拜腾的投资,就是在北京车展看到了它的概念车后才敲定的。拜腾将在2019年上半年开始C轮融资,它需要未来18个月再次展现这种说服力。

拜腾也不能只顾第一款量产车,而不考虑后招。它最新发布的第二款概念车,将搭载L4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它允许人们在多数路段放开手脚)。这一系统将由硅谷团队和自动驾驶创业公司Aurora合作完成,在国内的合作方则可能是百度。这支数十人的拜腾硅谷团队现在仍有些神秘。完成首款车量产后的拜腾能否维持后劲,很大程度上决定于这个团队的成绩。

CEO毕福康(右)和总裁戴雷(左)介绍拜腾的第二款概念车 K-Byte Concept

政府的支持则让拜腾少了些后顾之忧。今年5月,监管部门发出重启电动车生产资质审批的信号——这一审批在2016年停止,原因是先前批准的15家公司良莠不齐,有的至今没有真正的生产计划——悬挂在拜腾等创业公司头上的生产资质风险基本解除。

拜腾还获得了总部所在地南京市的支持,政府提供了价格优惠的土地,以及总部办公大楼,并支持拜腾用土地获得贷款,这让拜腾在初期不用把大笔钱花在买地上,大大节约了成本。在6月11日的总部仪式中,南京市的主政官员也悉数到场,并希望把拜腾的总部作为接待来宾参观的“标配”。

在筹备6月11日到6月12日的宣传活动时,拜腾对外事务副总裁丁清芬说:“你们的工作很棒,但在这些发布会结束后,让我们‘闭嘴’,全力以赴造出量产车。”

但愿拜腾能说到做到。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用户昵称_520286
6月13日
便宜拿地,再用土地抵押贷款,这是主要的盈利模式吗?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