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特别报道 | 我们跟着盒马去打鱼,还吃到了一盘市价6万的刀鱼

近三年大量崛起的生鲜电商已瞄准这块金贵市场,并开始直接采购,和商贩们“抢生意”。

直采不是一个新话题,但跟着生鲜品牌去现场看看流程究竟是如何操作的,还真是第一次。

4月16日下午2点,两位渔民花了近十分钟将百米长的刀鱼网收回,65岁的船长唐玉保在一旁皱着眉、目光紧紧盯着江面,直到渔网还剩30米时,终于出现了第一条银色鳞片的江刀。

这条鱼超出了唐玉保之前“可能一条都捕捞不到”的最坏预期,他绕开身边拍照的众人,走上前去小心翼翼将刀鱼从网上取下来,两个手指捏着刀鱼的头部掂量了一下就估算出,“2两多,大概能卖1000多块钱。”

这条鱼超出了船长唐玉保之前“可能一条都捕捞不到”的最坏预期。

但当天的收获仍然不算丰厚:撒了两小时的网,最后只收得三条刀鱼。船附近停留着一只跟随而来的上海裕海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快艇,渔民迅速将三条刀鱼完整地平铺在装满碎冰的泡沫箱里,掉头十几分钟就能将鱼送回村里的合作社。

此时,轮到合作社里的三位打包员工上岗,他们需要将最近两次捕捞来的几十斤刀鱼分装打包,约占全部数量的1/3。十平方米左右的水泥墙仓库就像一个小型的流水线作坊,一位员工负责往白色塑料盒里铲冰,下一位将刀鱼称重并分配到不同规格的打包盒里,最后一位负责上盖封装——20分钟就能将当天即将派发的刀鱼打包完毕。

20分钟之内,员工就能将当天即将派发的刀鱼称重、分装和打包。

最后,塑料盒将按照盒马不同区域的订单需求,装入白色泡沫保冷箱,箱子上会写着“金桥3份”或者“大宁5份”等代表不同前置仓的站点。下一站,则会先到达盒马位于上海的总仓,深夜时总仓会分派至各个前置仓。第二天开市后,在上午9:00-10:00之间,前一天在盒马App“吃好点”频道下单的消费者就能收到货品了。

塑料盒将按照盒马不同区域的订单需求,装入白色泡沫保冷箱。

这意味着,一条刀鱼从捕捞到送至消费者手中,通常不超过24个小时。据盒马高级运营专家游阳称,这也是目前盒马鲜生所有品类中,效率最高的供应链之一。

唐玉保当天捕捞的这条2两出头、大概能让他赚1000多元的刀鱼,最原始、最传统的供应链渠道和其他水产无异,即批量销售给商贩,再流通至海鲜批发市场或者各地的水产门市部、最终周转到各个高档酒店的餐桌上,每个环节都存在30%左右的溢价。

最终,让消费者买单的价格能抬高到3000元左右,而一个月前的高价位时间段,花6000元都不一定能吃到一条正宗的江刀。

这盘刀鱼高峰期市价6万元。

每年3月中旬至4月下旬的短短50天时间内,在上海崇明岛长江入海口附近,会停留着上千只捕捞刀鱼大大小小的船只,其中获得上海水产办公室颁发的“渔业捕捞许可证”的只有120多家,剩下的船只皆为非法捕捞。

船长向《第一财经周刊》展示自己的渔业捕捞许可证。

为什么刀鱼能诱使众人即使冒着“非法”的风险也想从中捞一笔?

长江刀鱼,学名长颌鲚,平时生活在海里,每年2至3月由海入江并溯江而上生殖洄游,与河豚、鲥鱼并称为中国长江三鲜之一。刀鱼体形狭长侧薄,像一把锋利的刀尖,清明节前是品尝刀鱼最好的时机。

而它的数量在过去几十年里也经历了断崖式下跌。根据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统计,1973年长江流域沿岸长江刀鱼产量3750吨,到1983年约370吨,至今已经不足12吨。

“江刀的捕捞分大小年,去年情况好,赚了30万不到,今年只赚了7万块,除去船上的开销和四名员工的工资,没剩几万了。我们就是靠天吃饭。”唐玉保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长江刀鱼的数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经历了断崖式下跌。

据唐玉保介绍,他捕捞刀鱼近20年,起初只要6毛钱一斤,随着刀鱼产量减少,价格逐年上涨,市场需求端却愈发紧俏起来。但刀鱼存活率低,不适宜人工养殖。一条刀鱼需要三年时间才能长至1.5两左右,2两重的刀鱼在市场上也是一个售价的分界点。

纵然互联网让很多行业的产品从源头到消费者端的价格透明化,但唐玉保日常不上网也很少与终端接触,他不知道刀鱼在市场到底有怎样的声量和热度,也没有与商贩议价的空间和能力。十年前,他与合作社签约,这样可以让他获得比商贩收购稍高一些的收入。

合作社负责人彭海兵回忆,在2010年前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第一次听到“刀鱼经纪人”这个称号,他不否认刀鱼的高价带有炒作性质,但无疑,供不应求对他而言始终是利好消息。

如今,瞄准这块金贵市场的不仅只有商贩,还有近三年大量崛起的生鲜电商来和商贩们“抢生意”。

当整个生鲜行业还在学习如何降低冷链输送成本、提高配送效率、做好非标品的品控等运营门道时,他们也发现仅靠售卖瓜果蔬菜等低价产品早已丧失竞争力。这一年时间,经营者都在丰富品类以及提升服务上发力,只有先不断强化消费者对自身平台的粘性,具备足够的销售规模后才有资格真正进入到谈论盈利模式的阶段。

手握资本和流量的玩家在丰富品类时也将占据优势。2017年1月,盒马“吃好点”频道在App上线,一年时间内,SKU(库存量单位)已经丰富到200多个。这些都是听着就价格不菲且不常见的“稀奇生鲜”,比如崇明刀鱼、鳄鱼肉、冰鲜河豚鱼、云南大理空运来的茉莉花等。

2017年1月,盒马“吃好点”频道在App上线,展示的都是价格不菲且不常见的“稀奇生鲜”。

“这个频道面向的是高端小众用户,画像显示年龄在28-35岁之间,有消费能力和消费认知的”,吃好点频道负责人说,“这个群体虽然小众但复购率却很高。”

对普通生鲜来说,经营者已经要面对高昂的冷链保鲜输送成本和无法避免的损耗。业内一个普遍的说法是,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只有1%能实现盈利,4%能打平,88%都在亏损,还有7%深陷巨额亏损。除了天猫和京东这样的巨头玩家,曾经一批活跃的生鲜电商都渐渐沉寂下来。

而盒马将原先在“日日鲜”瓜果蔬菜的源头直采模式复制到了这些高价的生鲜产品身上——即与供应商源头合作,区别在于,“吃好点”频道采用预售模式,产品也没有出现在盒马的门店中。

目前,盒马平台上最便宜刀鱼为4只装,228元220g/盒,最贵的为2只装,3499元270g/盒。

接下来的故事围绕盒马如何筛选合作社展开。

据游阳介绍,高级运营专家是一份“幸福感很高的工作”,主要负责在全球各地发掘各种新奇又好吃的东西,决定在线上推广的玩法并给出参考定价。她花了一个月时间挑选刀鱼合作社,今年2月底,还曾凌晨四点坐船去捕捞刀鱼,为的就是考核供应商的供量和加工能力,也排除了那些称“任何大小刀鱼”都能提供的供应商。而面对每天都浮动的市场价,合作社与盒马以“3至5天签订一个固定价格”的模式也提高了工作效率。

刀鱼是盒马首次将直采的模式应用到水产领域。游阳称,“未来吃好点频道里的SKU将每个月呈现一个量级的增长,也会丰富产品的功能性,比如将现杀好的鸡切块销售给消费者。”

这就像将一只80元山地散养90天的童子鸡按照生鲜超市里售卖20元ready-to-cook的普通鸡的方式一样,来提高小众客户的购物体验。

有意思的是,未来,盒马不会介入到养殖中,但会将一些与“新零售”经常同步出现的关键词,例如”信息化”、“大数据”等应用到供应商层面,“倒逼供应商提高现代化经营水平,刀鱼只是开始”,游阳说。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用户昵称_491546
4月17日
只有我看完会在意鱼类被过度捕捞了么
用户昵称_471022
4月18日
不参与养殖 过几年就没鱼吃了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6
用户昵称_491546
4月17日
只有我看完会在意鱼类被过度捕捞了么
用户昵称_471022
4月18日
不参与养殖 过几年就没鱼吃了
用户昵称_491958
4月18日
快灭绝了还不保护起来
用户昵称_505980
4月18日
非要吃这个鱼呀。
用户昵称_513310
4月18日
真是什么没有越要吃什么,最后吃自己
GUARDIAN
4月17日
同是预售的现捞长江刀鱼, 价格为何相差这么多? ……………………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