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学生自杀事件频发,谁来制衡高校导师的权力?

高校学生夹在公权与私权、学校行政权与学术专业权力之间,需要作出非常严格的区分,才能保证他们的利益。

清明节期间,北京大学校友发布了实名文章,质疑20年前中文系学生高岩的自杀与北大中文系原教授、现任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性侵有关。1998年,高岩在家开煤气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大学时代的高岩

北京大学此后给出声明:1998年7月,北京大学对沈阳作出了行政处分。南京大学文学院则称,建议沈阳辞去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职,并认为其师德师风“不符合”学院全体同仁教书育人工作的要求。4月7日,上海师范大学学术伦理与道德委员会建议并经人事部门讨论决定,终止2017年7月与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而沈阳本人回复《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称:“3个大学都拿师德说事。请问,这种定性靠什么?哪个正式决定上有这个结论?哪个事实支持这个结论?难道仅仅靠舆论左右?仅仅凭某个人采访中的回答?这太可悲了吧!”

就在几天前,武汉理工大学学生陶崇园跳楼自杀,据死者姐姐说,弟弟是因为在读研期间 “长期被导师精神压迫”才不堪重负,这位导师指的是武汉理工大学的教授王攀。截至目前,武汉理工大学方面并没有给出官方声明。

类似的事件一直存在。去年12月,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在西安灞河溺水身亡。警方认定无证据表明系刑事案件。但杨宝德的女友吴静发布微博称,让杨宝德自杀的“罪魁祸首”是其导师周筠,从吴静公布的聊天记录看,周筠时常让杨宝德到家里打扫卫生、洗车、购物,而且会询问他自己“衣服裤子以及鞋还搭配吗”,并且有“我认为你的女朋友不配你”这样的交谈。今年1月19日,西安交通大学对该校博士生杨宝德自杀事件公布处理结果,称校方已对周筠严肃批评教育,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取消了周筠的研究生招生资格。

同月,北航毕业生罗茜茜在微信公众号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陈小武在12年前对其有性骚扰举动。之后,北航介入调查,在查明陈小武存在对学生的性骚扰行为后,撤销了他的教师职务和研究生导师资格,之后教育部也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并且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定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

更早一点的还有去年4月引发广泛关注的中国台湾26岁文坛新星林奕含自杀事件。其自杀原因即因多年前被补习班老师性侵,引发忧郁症,最终发生不幸。

讲述文学少女房思琪被补习班老师长期性侵而最终精神崩溃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

可见,高校学生和老师的不平等是长久以来的话题。中国的“导师制”实际上杂糅了欧洲的“导师制”和美国的“老板制”。“导师制”类似于学徒关系,但因为规定严格,并不会出现学生成了老师“家仆”的情况。北京师范大学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院教授孙进曾撰文介绍,德国有双导师辅导制度,当第一导师不能尽心辅导的时候,学生可以去找第二导师。另外还有严密的《辅导协议》划分老师和学生之间的界限,甚至细化到辅导内容、见面讨论的次数和频率、双方的权利和义务等等。

而老板制指的是一个教授带着一群博士和辅助研究人员一起做项目,教授用研究经费负责团队的开销,双方存在雇佣关系。但导师都有自己的行政助理,负责日常的一些杂事,分工明确。另外,美国研究经费相对充裕,很多大学导师每年为每个研究生支付的费用都在4万美元以上。

当然,因为“老板制”存在雇佣关系,就会存在导师权力过大的问题,但是,研究生和博士们都有自己的工会,能够寻求帮助。比如2015年,由于不满工资和补贴,纽约大学的研究生工会就要求和学校谈判,并且很快获得了1200名研究生的支持。学校开始也是置之不理,但学生很快集体占领了学校的图书馆,并且静坐示威。校方只得派人跟工会谈判,最终保证研究生每年最低4%的工资涨幅,还提供各种保险补贴和保险经费。

美国“老板制”的雇佣关系,就会存在导师权力过大的问题。

纠纷当中,学校、导师和学生本应是3个不同的主体,但很多时候,学校更多会选择保护更强势的“导师”一方,或者不作为,弱势的学生会出现无处申诉的情况。美国的“老板制”同样会存在这样的情况。

这时,学生只能依靠制度本身来保护自己。美国研究生需等到第三年才确定导师,并且学生可以约谈老师,在毕业论文研究中,还可以换导师。

但最为关键的是导师指导委员会的存在,指导委员会中,学生的导师是主席,但还会有其他3至4位精通研究生毕业论文相关学科的教师一起,共同负责研究生的课程学习和科研。学生是否毕业,是这个委员会说了算,导师无法一手遮天。

而在学业过程中,也有伦理委员会、多样性与公平委员会等机构对教师的违规行为作出裁决。比如密歇根州州立大学道德标准办公室就颁布了大学雇员行为规范,包括《密歇根州州立大学职员道德守则》《教授科研和校外兼职的守则》等。

《教师手册》规定,任何教职员工如果要从事有报酬的校外兼职工作都必须填写“员工校外兼职申请表”向所在学院或部门递交申请,申请如被拒绝,教师则不得从事有报酬的校外兼职工作。这也防止很多教授私下接活,让学生打工的行为。目前,中国高校也有类似的制度,比如上海师范大学的学术伦理与道德委员会。

而针对性侵和性骚扰问题, 整个社会的监察才是最有力的武器。早在1980年代,哈佛大学就颁布规则禁止教授(包括教授的学生助理)和直接教授与指导的学生之间有浪漫关系。1986年,艾荷华大学颁布了更具体的规则:教授不允许与上自己课的和自己指导的学生有浪漫关系。

美国联邦政府颁布的《教育法修正案》第9条明确规定,凡是联邦政府自主的学校教育活动和项目,禁止性别歧视——包括性骚扰或性暴力。每个学校都有专门针对此条设立的Title XI协调员和办公室,监督学校遵守条例并处理投诉。

而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在今年2月颁布了新措施,包括可能暂停或取消经费,以打击资助项目工作人员的性骚扰行为。

德国对教师的要求很高,许多行为都是禁止的,如体罚学生。在两性方面,学校的规定更严格。中学教师一般不允许与学生单独在一个封闭房间相处,而大学虽然允许师生单独相处,但必须征得学生同意,而且只限于交流学业内容。

高校学生实际上夹在公权与私权、学校行政权与学术专业权力之间,需要作出非常严格的区分,才能保证他们的利益。但实际上,由于高校的行政化,很多时候教授同时兼任学术和行政职责,这样会导致权力过于集中。

长远来说,要让学校更多保证学生的利益,首先得让学生拥有话语权。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学生会参与到校长选举中。包括直接选举,也有委员会间接选举。比如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庞波法拉大学的校长由全校成员直接选举产生,其中学生占25%的比重。马德里理工大学的校长则由3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出,其中教师占2/3,学生占1/4,其余是教辅人员。

美国公立学校校长由董事会选出,学生董事和教师董事虽无投票权,但是能参与董事会下各委员会工作。而且,学生有自己的评议会,帮着在校方和学生之间沟通。许多大学已经给予他们正式投票权。例如,伊利诺伊州立大学的校学术评议会拥有21个投票席位,其中1个投票席位给了学生评议会。学校每年还给学生评议会数十个学生代表投票名额,允许他们分别参与大学内部代表不同事务的十几个委员会的决策投票。

当权力无约束时,只靠人的良心和道德“自觉”并不可取,唯一能依靠的,还是客观公正的规则和合理的监察制度。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Dragoon Song
4月8日
同时要改变的还有社会观念。比如学生会,本是为制衡校方权力而设计,在大陆地区和其他一些国家,却沦为了校方的帮凶。
jiajiazhao
4月8日
何止高校,职场上的深层权力结构不是同样令弱势的一方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么?
小四
4月8日
权力从来都是和欲望挂钩的,体制的不健全加剧矛盾深化,弱势的群体只能忍辱偷生
mr-why.com
5月12日
双方审查制度,给学生制约导师的机制。这几年有很多次出现导师评价平台,但是都被封杀,唯一的原因是当局不允许。所以不管怎么讨论都没有用,最好的选择是申请全奖出国读博士。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7
Dragoon Song
4月8日
同时要改变的还有社会观念。比如学生会,本是为制衡校方权力而设计,在大陆地区和其他一些国家,却沦为了校方的帮凶。
jiajiazhao
4月8日
何止高校,职场上的深层权力结构不是同样令弱势的一方成为沉默的大多数么?
茫茫的莽莽
4月8日
欲望总是没有底线的,
城管大队美男子
4月8日
本科生跟老师实习,可以说老师是生动的诠释了什么是压榨学生的剩余价值了。拒绝浪费一分一毫,从老师做起
小四
4月8日
权力从来都是和欲望挂钩的,体制的不健全加剧矛盾深化,弱势的群体只能忍辱偷生
用户昵称_474101
4月8日
非常用生命来说事才会引起重视……
mr-why.com
5月12日
双方审查制度,给学生制约导师的机制。这几年有很多次出现导师评价平台,但是都被封杀,唯一的原因是当局不允许。所以不管怎么讨论都没有用,最好的选择是申请全奖出国读博士。
Raepheal.Zuo
5月18日
武汉理工的行为很是可耻了
Azeros的海螺壳
5月18日
支持一楼观点
陈大吉
5月17日
应该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