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能让人花钱好几万,《恋与制作人》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说到底,乙女游戏给了一个关于少女心的完美世界。

试想你是一个电视台制作人,忽然有一天,4个完美“优质男”从天而降,对你展开热烈追求。而你身上还有超能力,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中。

浪不浪漫?韩不韩剧?少女漫画、科幻小说、刑侦小说和爱情小说里的桥段几乎一网打尽。这就是一款名为《恋与制作人》的游戏的故事背景。

仅在安卓游戏平台TapTap上,公测期间,《恋与制作人》已经有超过46万次的安装量,一度冲到了下载榜的第一名。据官方数据,其公测预约人数超百万,在游戏圈里引起了不小争议。

即使你从没玩过这个游戏,可能也在朋友圈里见过其他人PO出游戏画面的截屏——像漫画人物一样的男主角,说着各式各样的情话。更夸张的是,在微博上,已经有人为了这个游戏花费了上万元。

“这个游戏算是今年市场里的一匹黑马了。”在上海一家游戏公司做运营的张惠说道,“一边羞耻,一边沉醉”,是她对《恋与制作人》评价。

《恋与制作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游戏

△ 《恋与制作人》宣传图

《恋与制作人》分成“谈恋爱”和“经营影视公司”两部分。玩家可以自己设定女主角的名字,4个男主角则是典型少女漫画或网络小说中的人物。

他们包括说话毒舌、有飞翔超能力的警察白起,刀子嘴豆腐心的霸道总裁李泽言,腹黑的天才教授许墨,还有颇像鹿晗的超级偶像周棋洛。4个男人都带着不可说的目的接近女主角,并且爱上了她。他们会淋雨送女主角回家、在雪地里跨年、去郊外看萤火虫等。

但是,这些爱和浪漫并不是免费的。

谈情说爱的关键就是搜集“羁绊卡”,得用 “钻石”才能抽取。如果某位角色的卡足够多,女主角就会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发来的信息、收到“朋友圈”的回复,好感度也会加成。越浪漫的情节,游戏设置的门槛,也就是对羁绊卡的要求也越高。

尽管抽卡所用的“钻石”可以靠完成任务获得,官方偶尔也会赠送,但获得钻石最快、门槛最低的办法是花钱购买。

从《恋与制作人》如今的风靡程度看,它的用户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花钱购买来浪漫情节。“有很暖的剧情,会觉得这个人太好了。”28岁的日语老师王乐乐说。她在游戏中的“约会对象”是李泽言,这个“霸道总裁”会陪她看电影,然后睡倒在她的肩膀上。

在《王者荣耀》《荒野求生》这样“打打杀杀”的游戏之后,专供满足“少女心”的游戏也出现在了聚光灯下。

乙女游戏的前世今生

按照游戏类别划分,《恋与制作人》属于“乙女游戏”。在日语里,“乙女”指“未婚的年轻女孩,纯洁的少女”。

乙女游戏在日本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它们情节万变不离其宗,主角通常都是平凡的少女,有多个不同风格的男主角追求她,男主角们还有一把好嗓子和玩家聊天。它们与其说是游戏,倒不如说是代入感极强的电子小说。

1994年,日本光荣游戏公司发布了一款名为《Angelique》的游戏,揭开了乙女游戏的序幕。它虚构了一个由女王支撑和守护的世界,故事从一个叫Angelique的17岁金发少女成为女王候补开始,讲述她怎么成为女王、如何和9个守护者发生各种爱情故事。此后,光荣公司又发布了一系列乙女游戏,比如讲述穿越故事的《遥远时空中》,迄今为止已经出到第六部。

△《Angelique》系列

乙女游戏最为常见的玩法就是AVG,也就是文字冒险类游戏。它类似于把小说拍成章节电影,靠对话推动故事情节。对话里很多时候会有选项,对应不同的故事线,而且这些选择通常有倾向性,会降低或提高某个男候选人的好感值。

“乙女”早就深入到日本游戏文化中,2006年,日本排名前20的恋爱题材游戏中,有7个都是乙女类游戏。2008年在日本PS2登陆的《薄樱鬼》系列,讲述的则是日本明治维新时期武士组织新选组的故事。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6年9月30日,该游戏总销量超过了100万部。

△《薄樱鬼》系列

在国内,女性向游戏也有了热起来的苗头。

《恋与制作人》的开发商苏州叠纸此前最知名的作品是换装游戏《暖暖环游世界》和《奇迹暖暖》,玩家需要给角色“暖暖”收集衣服和换衣服,玩法简单重复。但《奇迹暖暖》曾一度冲到了iOS游戏类应用畅销榜第二名,仅次于《梦幻西游》,超过不少以男性玩家为主的重度游戏,这也让很多人看到了国内女玩家强劲的付费能力。

“少女们”在沉迷什么

乙女游戏大都为恋爱游戏,这类游戏最强烈的特质就是“唯美”“完美”,与现实最大限度地剥离。所以《恋与制作人》的设定场景虽然在都市,但人物都有超能力,从来不需要为生计发愁。

剧本是这类游戏的重头戏。游戏里男主角虽然性格各异,但有一个共同点:对女主角无微不至,而且很擅长说情话。最为夸张的是日本2015年大热的乙女游戏《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它有超过100个角色,满足各种玩家的需求。

△《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

而且,乙女游戏都会找知名声优配音。这不仅让人物形象更立体,对玩家而言,还有种 “听声音耳朵会怀孕”的魔力。

张惠就是个“声控”,在《恋与制作人》中,她喜欢的许墨由声优夏磊配音,后者正好是近年大热的动画《全职高手》中的角色喻文州的声优。王乐乐和另一位名叫邵怡斐的玩家则喜欢李泽言,这个角色的声优吴磊,曾经给动画《秦时明月》卫庄一角配音。

而为了让游戏的沉浸感更强,《恋与制作人》加入本土化的互动,比如玩家能发朋友圈、接电话,和男主角们用微信界面相似的社交软件聊天。这意味着她们同时拥有4个“云端男朋友”。

“它的互动系统的真实性是其他游戏无法比拟的,你知道是虚拟世界,但与现实世界又产生很多牵连,很奇妙的体验。”张惠说。

这种做法,《生化危机》的开发商、日本知名的游戏公司Capcom在乙女游戏《无法触碰的掌心》中也用过。除了打电话和日常用社交软件聊天外,他们尝试把玩家的手机屏幕变成场景的一部分。游戏情节中,当男主角被囚禁在房间里时,有3个摄像头在暗中监视他,玩家的手机屏幕就是镜头。

△《无法触碰的掌心》中,玩家的手机变成了房间的摄像头之一。

而《恋与制作人》第一人称主角、有声对话、不同时间和城市的场景插图,以及略伤感的背景音乐,也让整个游戏营造的“完美世界”足够真实。“白起带我从窗户飞出去的时候,我感觉我心动了。”邵怡斐说。

女性玩家崛起

一直以来,国内的游戏市场都由男性主导。但手游兴起后,参与门槛降低,女性有更多的途径接触游戏。根据调研机构极光大数据的报告,网易的游戏《阴阳师》上线一年后,现在玩家中女性的比例已经超过了6成。这是一款中性化的游戏,但靠着精致的画面和声优吸了不少女性玩家。

至于《恋与制作人》,与其说玩家是在玩游戏,不如说她们是在谈一场超级理想化的虚拟恋爱。

只要她们肯花钱,就一直有惊喜的剧情发展在等着她们。毫无疑问的是,高颜值的男主角、一心呵护女主角的宠溺剧情、秒回消息的认真态度,都让它比现实中的交往更讨人欢心。

邵怡斐便觉得,她在现实生活中接触的男生,和游戏中的完美人设一对比,有点儿糟心。 “(游戏人物)太完美了,然后看着周围的同学更绝望了,到了研究生,男的更不收拾自己了。”刚刚开始研究生生涯的邵怡斐还是个单身姑娘,她说她虽然不会把人物设定和现实搞混,但偶尔会觉得周围的男生太不修边幅。

“谈恋爱哪有玩游戏好玩。”同样单身的王乐乐这么告诉道金字招牌研究室。她每天都会在微博上和游戏圈子里的朋友讨论李泽言,说“他为什么那么可爱”。因为太过喜欢李泽言,如果女主角在游戏中和其他角色发展剧情,她甚至还会有负罪感。

如果说曾经女性消费者的少女心还停留在郎才女貌、灰姑娘遇上王子这样的偶像剧的话,恋爱类的乙女游戏则更像是这种少女心的沉浸式衍生。在现实生活中,帅气多金、善解人意、永远不会生气、发消息还秒回的男朋友几乎不会存在,所以她们乐于花钱买来这种“完美恋爱对象”。“这些花销都当做日常娱乐的支出,干什么不得花钱呢。”王乐乐说。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游戏中的那套“完美恋爱”。一些太过理想化的情节,也会让不喜欢“假想”“虚拟”的人感到“智商受到了侮辱”。

“为什么我每次玩所谓女性向游戏都觉得很大笨蛋?举个例子,刚才玩到的情节是你在便利店忽然遇到当下最红小鲜肉,比如吴亦凡或鹿晗,然后你们同时伸手去拿同一包薯片,还就此展暧昧的对谈?”一个在风险投资行业工作的公司人说道。

在听到玩家对游戏虚拟情结的沉迷时,另一位在杂志社工作的85后公司人也有点惊讶:“(游戏男主角)这种话术,让我有种在和黄晓明、杨洋、张翰霸道总裁谈恋爱的感觉。大概是我落伍了,假想不能当饭吃。”她看到了微博上的几张截图,名叫白起的角色就像偶像剧中的8块腹肌男主角一样,撒娇让女主角帮他包扎。据说为了开启这段剧情,有玩家花了3万元。

即使是追求代入感,也有玩家把自己真实的生活和游戏区分地很明确。邵怡斐就认为自己还比较清醒。“生活比纸片爱情重要。”她说砸钱购买满足感后,放下游戏,她的日常生活还是照旧。

无处不在的付费

外界有所不知的是,乙女游戏实际上是一类很赚钱的产品。游戏本身的开发并不复杂,有些甚至不需要程序员,有技术好的画师和能写剧本的编剧就能开工。

女性向恋爱手游厂商arithmetic的社长伊势明日香曾说,正常情况下,一款乙女游戏的开发成本不到100万日元(约合6.5万元人民币),重量级游戏的成本也不过500万日元(约合28万元人民币)。

然而,这类游戏的回报却是巨大的。伊势明日香称,平均每个用户会在游戏上花费500日元(约合28元人民币)左右,而arithmetic已经有6款游戏收入超过 1 亿日元(约合579万元人民币)。

现在的乙女游戏已经加入了很多其他游戏元素,比如日本游戏《天使与恶魔的秘密花园》里有换装元素,玩家能给角色更换衣服、发型和脸部的装扮——这些设计自然是为了让玩家花钱。

△《天使与恶魔的秘密花园》中玩家可以给角色更换衣服、发型和面部的装扮。

这些游戏在一开始都会放出些甜头,吸引玩家入坑。“最初的花钱,是因为首次充值6元,会得到一张分值很高的卡片,你充了之后会有限时优惠,各种优惠出来,当时就会有点不理智。”邵怡斐说。

然而,当她给《恋与制作人》充一些费用后,却发现这是个无底洞。 “所有的环节都写着:我要钱。”邵怡斐说,所以不少玩家戏称这部游戏为《氪与纸片人》。她说的‘氪’是‘氪金’的简称,源于日语‘课金’,特指为网络游戏充值。

但在乙女游戏更发达的日本,它们的发展靠的并不仅仅是游戏付费,其衍生出来周边才是吸金的重头。

早在1994年,《Angelique》就出过上百张的广播剧CD和角色歌集,此后还有漫画、动画和小说。《薄樱鬼》也推出了系列漫画、动画,还有周边的纪念品。游戏公司Idea Factory和二次元周边商家COZY WAVE合作,推出了乙女向恋爱游戏《Realize 創世の姫君》的系列香水,每款售价6480日元(约合410元人民币),在COZY WAVE的线下零售店、动漫周边店以及日本亚马逊平台上销售。

△《Realize 創世の姫君》的系列香水

王乐乐在《恋与制作人》上花了不到200元,却为另一款乙女游戏《心跳餐厅》中花了“数不清的钱”——这款游戏中,玩家不仅能谈恋爱,还能经营餐厅。

除了游戏里购买个人家具和菜谱,她付费的大头都在周边上。她会托朋友从日本捎周边,几十元的徽章、上百元的大幅海报、公仔,还有价格更贵的CD,这些周边产品能铺满她一个卧室的地板。相比于在游戏里砸钱购买虚拟的钻石和金币,这些“氪金了的东西是看得到的,就很满足。”她说。

国内乙女游戏玩家们显然是乐于买单的,但手游难免面临着容易过气的命运,这次的《恋与制作人》也不知道能维持多久的热度。

而日本有完整的二次元产业,配套的漫画、小说、动画的阵列延长了游戏本身的生命期,更不用说周边产品层出不穷。不知道未来,国内乙女游戏的升级版们,能从它们的日本前辈那儿学到多少能更“可持续发展”的技巧。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王乐乐、张惠、邵怡斐为化名。)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6
kojiharunyan
1月5日
妹子们都沉迷在与李泽言的恋爱中时 我却在伏地吃鸡(ΦзΦ)
小陌
1月6日
喜欢二次元的男生看到现实女生也觉得很糟心
现实生活中接触的男生,和游戏中的完美人设一对比,有点儿糟心。
丽丽
1月6日
许墨太撩了,受不了,让我为他疯狂充值!
奋斗的萌包子
1月6日
其实我想说,橙光游戏不早就推出这种玩法了嘛?。
用户昵称_491635
1月16日
不仅自己chou,还嫌别人chou,所以找不到朋友
Zztheeagle
1月12日
从虚拟到现实,大家在糟心身边人的同时也请照照镜子
用户昵称_503025
1月9日
沉迷幻想是单身的最直接原因
十里不及你一语
1月8日
看完这篇文章,我立马去下了一个
用户昵称_477340
1月8日
事实上人们总是喜欢用个案去说明问题,试问哪个稍微好点游戏没有人冲万元以上。总有人会冲的
Tkbertina
1月7日
看完特地下载了……结果好无聊……打游戏真不适合我的消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