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人民日报批评豆瓣是场乌龙 昨天影评界到底遭遇了什么

一篇“人民日报”App(而不是人民日报)的文章引起的辐射波。

昨天,中国爱看电影、爱给电影打分的文艺青年们当了一回网络热点事件的主角。围绕电影局到底有没有约谈豆瓣和猫眼、观众有没有在权利在网络上用低分定义烂片、网评低分是不是伤害了中国电影产业等难解的谜题,官方媒体、自媒体、影评人、网友展开了一场大讨论。

最终,当晚8点14分,账号主体为“人民日报社”的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以标题为《【锐评】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以下简称《锐评》)的头条文章做了总结,并对评论中网友提出的“前后立场不一致”的质疑特别表示应“以此为准”,这既可以看作是一种官方表态,也可以理解成对前一天引发这场风波的“人民日报”客户端的撇清。

(人民日报官方表态。)

那么,“人民日报”客户端到底是一个什么媒体?这场风波又经历了怎样的发展路径?

(人民日报评论官方微信号。)

《第一财经周刊》在调查中发现,这次事件源于12月27日晚上十点多,“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出的一篇标题为《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 恶评伤害电影产业》(以下简称《恶评》)的文章。文章质疑了豆瓣、猫眼两大影评网站的打分系统,把《摆渡人》《长城》《铁道飞虎》等电影的票房失利归咎于网站的恶意差评。

(《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 恶评伤害电影产业》部分内容。)

如果进一步研究这个“人民日报”App,你会发现该应用的开发主体是“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第一财经周刊》通过询问相关人士获悉, “人民日报”App与“人民日报社”实际上是两个采编系统。粗暴一点去理解,即你通过“人民日报”App看到的文章,并非出自你以为的人民日报社。这也部分解释了为何当有读者在《锐评》的文章下留言称“人民日报不是这个论调”时,得到的回复是“以此为准”。

(“人民日报”App的开发主体是“人民网股份有限公司”。)

更令人玩味的是,在“人民日报”App发表《恶评》文章之前,《中国电影报》的微信公众号就以”豆瓣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为题发表了与《恶评》内容完全一致的文章。事后,《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账号”侠客岛“在分答上评论此事时指出,这两篇一模一样的文章“作者名字却不一样”——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两家当事媒体才清楚。

但《恶评》一文在28日当天引发了广泛的讨论,随后36氪在28日下午报道称猫眼与豆瓣被电影局约谈(后经证实豆瓣未被约谈),“猫眼专业评分”功能也已在首页下线。这篇报道被广泛转载之后,关于此事件的讨论进一步增多。

与猫眼签约的69位专业影评人中的一位向《第一财经周刊》证实,“接到猫眼电话,就是说接上级通知,暂时关闭专业评论入口,过一段会改版后重新开放。”他还表示,“差不多一周以前,猫眼的专业评论就有变化,之前所有的专业评论,都是按点赞数高低显示的,比较明显的像《摆渡人》,当时排在最前面的就是杨时旸老师的1分评论,但我有一天打开App看,突然发现最前面的变成了两条6分和7分评论。开始还以为是《摆渡人》公关的结果,后来发现所有片都变成了这样。”

紧接着,28日晚上6点(在《人民日报》本尊表明态度之前),央视6套的《中国电影报道》在节目中针对此事采访了职位描述为“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的饶曙光,饶会长表示,“作为影评人发声,一定要实事求是,以理服人,要有专业化的水准。我一直强调,电影评论要发出主流的、建设性的声音,要为电影的发展营造一个更健康的舆论环境,或者简单说就是要为电影发展保驾护航,为中国电影的发展做出理论的智慧和贡献。”

(图片来源:严肃八卦。)

(央视6套《中国电影报道节目》也抨击了豆瓣、猫眼等影评网站。)

很显然,应该没有影评人愿意被这位会长“代表”。一位猫眼专业影评人在被问及对事件的感想时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也没啥感想,就是挺好奇这打鸣的鸡都宰完了,明儿天要是还亮,那可怎么办呢?”

另一方面,电影青年们也做出了反应。12月28日这一天,《摆渡人》的豆瓣页面上新添的是齐刷刷的一星差评,影片的总体评分在不到24小时内从4.4降到了3.9分——倒似乎真有点像恶意评价了。而且讽刺的是,这下降的0.5分又多半是“人民日报”App这篇“批判”文章导致的结果,毕竟短评里是一水儿的“《人民日报》观光团”。

(豆瓣网友怒刷一星。)

倒是处在舆论中心的豆瓣一整天都显得十分“淡定”。直到28日晚九点半,豆瓣CEO阿北才更新了朋友圈:“1.没有约见,第一篇媒体弄错后就疯传;2.水军已经对评分无助,但黑分仍然是个可以误解的话题,说明有很多改进和沟通工作要做,有益的批评我们接受;3.很欣慰我们的诚意得到无数人的回赐,感谢大家的厚爱和支持。”

阿北在去年豆瓣成立10周年时发表的一篇《豆瓣电影评分八问》也被“挖”出来广为传播,文章中解答了豆瓣的评分机制是谁制定的、是否有水军以及怎样解决等问题,并且表示通过技术手段已经能够让“刷分基本无效”。

《第一财经周刊》询问了一位曾经单纯因为“技术控”测试过豆瓣刷分的行业内人士,对方表示“试验了真人号和换IP的方法,因为豆瓣的技术手段,导致单个评论录入的成本很高,完全不适合商业操作。”这也从侧面证实了,虽然“黑分”总归会有些灰色地带,但豆瓣已经是行业内针对水军的规避效果做得比较好的评分网站了。

在国外,IMDb与烂番茄是最被熟知的电影评分网站,两者不同的是,IMDb显示的是大众网民对一个电影给分的平均分,类似于豆瓣评分与猫眼电影的观众评分,烂番茄新鲜度则显示的是专业影评人对一部电影的正向评价的比例,比如有60%影评人给了正面分,这部电影的新鲜度就是60。猫眼电影的影评人专业评分就是借鉴了类似机制。

电影已经成为一个商业产品的背景下,它的消费者自然可以像使用大众点评一样,表达好恶,展示自己的口味。

就在阿北发布简短的朋友圈状态之后,豆瓣发布了“豆瓣2016年度电影榜单”,“也是赶巧了,”豆瓣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在前几日相继发布了图书和音乐的榜单之后,他们本来就计划在28日发布电影榜单。

(同一天,豆瓣发布2016年度电影榜单。)

在这份榜单中,《驴得水》以8.3分成为“2016年评分最高的华语电影”,《长城》和《摆渡人》在“12月最热门的电影”中分获一席。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9
ohyeah
2016年12月29日
拍不出好电影,票房造假被曝光,怪评分扯后腿咯,怪引进片分流咯。
小狼
2016年12月29日
我觉得是这样的 电影需要包容的环境 但也会成为安逸的坟墓 国内的电影 发展十分畸形 虽说有可取的地方 却真的谈不上一部好片 甚至说是大片
用户昵称_433749
2017年1月3日
人民日报神助攻!
南无北
2016年12月31日
确实评分会影响我对一部电影的兴趣强弱,但是你这影片的质量问题大部分观众还是分辨得出的
胡侃侃
2016年12月30日
急眼了😬
勺呆呆
2016年12月30日
豆瓣网民后来刷一星的行为不是恰恰去证明别人说的“恶意评论”么?什么时候大家都这么闲了哪里来的这么多愤可泄?这样只会把一切弄的越来越糟糕吧……
超级无敌叮当猫
2016年12月29日
之前的文字,实际上是人民日报中 九零后乃至八五后的编辑们的献丑行为而已。
刊周经财一第
2016年12月29日
驴得水 8.2 没毛病!
18672958608
2016年12月29日
重要的是所有的一切回归理性讨论,不是政策“指导”也不是网络暴力。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