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三年亏损50亿,跑腿生意是“黑洞”吗?

如何摆脱亏损和让收入来源多元化,是达达无法回避的问题。

北京时间6月1日晚间,即时零售和配送平台“达达集团”(下文简称“达达”)更新了招股书,将IPO发行价格设置在每ADS(美国存托股票)15至17美元,预计发行1650万股ADS,募集约3.03亿美元,公司估值在35亿至40亿美元区间。此前,它在5月13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招股文件,被视为“即时配送第一中概股”,证券代码为“DADA”。

达达成立于2014年,是最早一批做众包物流的平台,先后获得了来自红杉、DST、京东、沃尔玛等机构的投资,累计融资约13亿美元。招股书显示,京东集团和沃尔玛分别持有达达45.3%和9.5%的股份,这两位股东同时也是达达的大客户——2016年沃尔玛与京东签署O2O渠道方面的合作,其中重要的一环是采用达达快送的众包配送模式,沃尔玛还同时向达达投资了5000万美元,后又购买了3.2亿美元的优先股。这一部分在达达被称为“快送”业务,2019年为达达贡献了63%的净收入,截至2020年一季度,达达快送业务覆盖全国2400多个县区市。

达达剩下的收入主要来自另一个业务模块“即时零售”,即运营“京东到家”平台——虽然这一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京东内部针对本地生鲜的零售平台。在这个业务中,京东为零售合作伙伴提供订单入口,比如去年就有30%的流量来自京东官网,达达则是解决方案的制定者,二者的合作同样始于2016年。目前京东到家的业务覆盖全国700多个县区市,平台上来自第三方商家的产品覆盖生鲜果蔬、医药保健、商超百货等等,由达达快送完成“最后一公里”的配送。过去一年中,京东到家平台上活跃的门店数量达到8.9万,活跃用户2760万,GMV达到157.24亿,同比增长92%。

从营收来看,达达过去一年的增长十分可观。2019年达达全年营业收入为30.9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1.3%,这些营收中的98.6%为服务收入。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12.18亿元和19.22亿元。不过至今达达依然没有实现盈利,其2017年至2019年的亏损分别为14.49亿元、18.78亿元和16.698亿元。

即便是众包和代理商模式,达达花在骑手身上的钱依然很多。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的运营及支持成本为28.46亿元,其中骑手成本为26.791亿元,同期对骑手的奖励为1.922亿元。目前达达共有超过63.4万活跃骑手,日单量峰值为1000万单。这些成本未来能否缩减,除了平台的调度效率,还要看市场的竞争是否需要投入补贴——类似的平台还有蜂鸟、点我达、美团配送、顺丰同城急送等等,不过后者同样在亏损。

达达的另一个隐患是过于依赖京东、沃尔玛两个股东兼客户,自我造血和对外开放的能力不足。2019年,达达来自京东和沃尔玛的净收入比例分别为37.8%和14.9%,占比超过50%。同时京东还占据了董事会的三个席位,分别为京东零售CEO徐雷、京东物流CEO王振辉和即将出任京东集团CFO的许冉均。这也是几乎所有配送企业都要投靠大公司才能生存的原因,这门生意现在是亏损“黑洞”的状态。

“疫情培养了消费者线上消费的习惯,零售行业会加快O2O和全渠道的布局,推动即时零售和即时配送的发展。”达达在招股书中提道。今年一季度,京东到家的净收入同比增长154%,客单价同比增长58.4%,GMV相当于去年全年的三分之一。它在招股书中提到一个市场研究机构的报告——中国本地零售的线上渗透仅有0.6%,2023年的日均订单量预计将达1.615亿。

达达称此次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投资技术和研发,实施营销计划和扩大用户群等,前者意为降本增效,后者意为扩大收入来源。确实,如果一边亏损,一边“半壁江山”来自两位股东的订单,看上去很像资本市场在为自家股东的昂贵配送服务“买单”。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