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它们为什么能成为2020新一线城市?

合肥佛山凭什么升级新一线?15个新一线城市的“打怪升级”之路。

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于2020年5月29日发布了《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连续第五年按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维度为中国内地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商业魅力指数排名。

其中,成都、重庆、杭州、武汉、西安、天津、苏州、南京、郑州、长沙、东莞、沈阳、青岛、合肥和佛山成为了2020年的新一线城市。

细观这五年城市商业魅力指数排名的动态变化,我们能够感受到新一线城市内部的结构及其张力——15个新一线城市大致可以形成三个梯队,每个梯队都有五个城市。

今年的第一梯队是成都、杭州、重庆、武汉和西安。它们的综合实力强劲,并在一到两个一级维度上表现尤其突出:成都的生活方式多样性极高,杭州依靠创新氛围领衔未来可塑性,西安今年首次成为了城市枢纽性最高的新一线城市。

第二梯队的城市包括了苏州、天津、南京、长沙和郑州。它们都是重要的商业城市和区域中心城市,底子厚,也没有明显的短板,在某些维度上还有先天优势——比如交通枢纽性之于长沙与郑州,优质本土企业数量之于天津。

从连续五年的数据看,第一梯队与第二梯队的新一线城市名单一向稳定,今年的变化也仅限于梯队内部的上下1名的变动。而与之形成明显对比的是,新一线城市第三梯队的激烈竞争。

今年新晋的新一线城市是合肥与佛山。它们的出现也让宁波和去年展露头角的昆明被挤到二线城市。而再之前,无锡、大连和厦门都曾经出现在新一线城市的名单中,但没有站稳。

想必大家和新一酱一样好奇,合肥和佛山究竟是凭借什么优势,今年能突出重围,成为2020年新晋的新一线城市。

从数据表现来看,城市人活跃度是合肥今年表现最好的维度。这个维度中汇集了大量来自互联网应用的用户数据,能够真实地反映城市的活力。而合肥活力增长的背后,是它正在良性发展的创新产业氛围。

除了语音交互龙头科大讯飞,合肥拥有京东方、维信诺等全国最新代的平板及柔性平板显示生产线企业,网络视频会议公司zoom也将在合肥设立了研发中心。2019年,合肥的创业公司融资规模达到了539亿元,在337个城市中排名第五,仅次于北上杭深。

过去的几年合肥的毕业生留存率也呈现出了缓慢爬升的趋势。产业和人就这样形成了一个闭环——创新产业的发展,吸引了有活力的人才,并由此推动了一个城市能级的向上跃迁。

在佛山,相似的故事也在发生。

优质本土公司数量这一指标统计了包含A股上市公司、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优秀创业公司在内的各类企业数量。佛山的这个数据排在新一线城市的第10位,超过了郑州、武汉等排名更高的新一线城市。也因此,佛山吸纳了大量工作人口,常住人口数量增长极快。而人口的涌入又给城市带来了人气与活力,也给生活方式多样化、商业增长提供了契机。

明年,合肥和佛山还能留在新一线城市中吗?

在竞争激烈的新一线城市第三梯队中,有些城市如昆明与无锡曾冒出头,却不稳固。又有如大连,从这个梯队中逐渐滑落,最终无缘新一线。而东莞,作为一匹三年前的“黑马”,不仅在新一线城市中站稳了脚跟,还缓慢向上爬升,爬到了第三梯队第一的位次。若是合肥与佛山想要继续留在新一线城市的队伍中,东莞的经验也许能提供参考。

东莞有着和佛山相似的初始条件——它的城市枢纽型不强,甚至没有一个自己的市内机场。过去,东莞背靠深圳和广州,通过产业的辐射与迁移吸纳了大量的年轻工作人口,城市人活跃度表现优秀。

但这仅仅是第一步。产业与工作机会吸引人气,而多样的休闲选择,多元化的商业供给,舒适的城市空间等,才是将人留在城市,城市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在过去的三年中,我们见证了知名品牌入驻东莞,也跟踪了酒吧、咖啡馆、书店等各项城市生活设施在这里不断地增加。东莞正在逐步摆脱工厂城市形象,满足城市人对于生活空间多位面的需求,越来越具备大城市多元包容的气质。

城市的打怪升级之路并不止步于此。再向上看,极具上升力的城市是否能打破居于新一线城市第三梯队的壁垒,再进一步呢?

第一和第二梯队的新一线城市中,有些城市占据了极佳的交通枢纽性区位,比如长沙、郑州、西安。大面积腹地与人口体量的辐射足以支撑起一个较大型的城市,一方面它们是连结其他地区的纽带和通道,是整合地区内部产业的枢纽城市,另一方面也是外部商业资源入驻该地区的落脚点。

另有一些城市,一直处在资源争夺最激烈的区域,但在产业浪潮几轮次的更新中走在了前面,像苏州的先进制造业、杭州的互联网科技行业都成为了这城市的引力与护城河。

想要突破梯队壁垒,不仅需要立足比较优势,加强产业与人气双向引流的闭环,满足城市人的多样化的需求,更需要克服硬伤,补上短板。

地理位置固然不可变,但商业资源在地区间的协整,上下游产业链在区域间的咬合是可以打磨与加强的。杭州并非地理“天赋型”城市,但它立足电商与物流,与周边城市与其他区域的商品与产业联系度一步步增强。在多中心的华东地区,杭州的城市枢纽性依然能保持在新一线城市第五的位次上。

接下来,新一酱将和大家逐个分析15座新一线城市今年的数据表现。

下面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圆形柱状图,从0点开始顺时针的每一个柱子代表城市在各个三级维度上的数据表现。你可以把外面的圆形理解为参考线,每项指标的第一个非一线城市得分落在圆的弧线上,大于这个得分的柱子(只有一线城市)会冲出圆环,相对较弱的指数则只会有很短的柱子。

按照五组色块分,它们依次代表了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中的各项指标。具体的指标名称我们已经列在文末,或者可以参考完整报告中的详细呈现。

↓15个新一线城市↓

↓2020年数据表现解读↓

重要说明:

1、为保持榜单延续性,《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维持过去4年的做法,统一计算过去一年即2019年度全年数据,本年度排名并未考虑2020年初疫情的影响。欲了解有关各个城市在疫情中的表现,请留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随同《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一同发布的《2020城市应急能力报告》。在报告中,新一线城市研究所考察了各城市在疫情响应与防控、信息公开与数字治理、城市基础配置、城市复工应对上的表现情况。

2、说明:商业魅力指数满分不为100,最高分为一线城市的最高值,即北京的174.45分。为便于读者理解,新一线城市最高分呈现为100分。

成都

成都今年依旧位列新一线城市首位,并在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人活跃度和生活方式多样性三个一级维度上排名新一线城市第一,未来可塑性和城市枢纽性处于新一线第二名。值得指出的是,成都的生活方式多样性今年超过了一线城市广州,其中餐饮多样性指数、运动场馆丰富度、夜间活跃度均位于全国前列。未来可塑性方面,成都人才吸引力指数的走高弥补了创新氛围指数的短板,虽仍逊于杭州,但差距有所缩小。

重庆

重庆今年超越杭州,来到了新一线城市第二的位置上。它的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人活跃度与生活方式均位于新一线城市前三。庞大的人口基础支撑起了消费活跃度与商圈实力,今年,重庆在综合衡量餐饮、便利店、超市、服装店总量的基础商业指数中超过北京,排到全国前五。未来可塑性方面,重庆的创业氛围与人才吸引力仍有提升空间。

杭州

杭州的未来可塑性依旧领跑新一线城市,大量优秀上市公司与初创企业形成极强的创新氛围,带来了毕业生留存率与海归吸引力的上升。今年杭州的总排名下降一名,主要是在商业资源集聚度和生活方式多样性两个维度不敌重庆。想要重回新一线城市第二,城市和人口规模相对较小的杭州需要在吸引人才的基础上,将消费潜力进一步转化成实际的消费力,促进城市的商业实力的持续提升,满足城市人多元化的休闲与生活空间需求。

武汉

在商业资源集聚度方面,武汉的排名重新开始回升。但城市间的人才竞争越来越激烈,在本科高效生源质量指数位于全国前三的前提下,武汉以优秀初创公司与本土公司为代表的创业氛围指数未进全国前十,未来可塑性下降了三位。再叠加今年年初疫情的影响,如何进一步促进人才留存、将人才资源转化为创业创新活力源泉,是武汉将要面临的严峻课题。

西安

西安近两年表现抢眼,总排名已连升三位,进入新一线城市前五,在新一线城市头部梯队中站稳了脚跟。西安抓住了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极高的先天优势,以商业核心指数、大品牌青睐指数为代表的商业资源集聚度细分维度在去年的高位上仍有提升。除了在城市枢纽性这一先天优势的维度维持了自身优势,其余四个一级维度也都位于全国前十左右,发展均衡。

天津

天津扭转了前两年的跌势,总排名全国第十,上升了一名。这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它在城市“抢人大战”中占得的优势——天津新流入常住人口指数、年轻人指数等人口吸引力指数都表现亮眼。然而天津在以城市人活力与行为偏好为刻度的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两大维度,以及商业资源集聚度维度方面,排名都有一定下降。如何在政策外留住年轻人才,为城市人提供更多的商业与多样性的生活方式供给,增加城市魅力,会是天津需要考虑的问题。

苏州

苏州今年被天津赶超,总排名下降一名。苏州的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人活跃度及生活方式多样性三个维度均进入全国前十,但排名略有下降。苏州并非一个典型的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区位优势也不明显,但以高新企业数量为代表的创新氛围指数一直以来是苏州的亮点。不过在上一波产业浪潮中成长起来的苏州也逐步进入城市持续发展的平台期,苏州近年已少有明显的外来工作人口及常住人口涌入。

南京

南京止住跌势稳定在了新一线第八的位次上。今年南京五个一级维度的排名变化较小,调整幅度在前后一名之内,各维度的细分排名也较为均衡。细分数据方面,得益于消费品牌门店增长数量的较好表现,南京的大品牌青睐指数有所上升;图书、电影与旅游数据共同刻画的消费多样性方面指数也有所上升。在衡量餐饮、便利店、超市、服装店总量的基础商业指数方面,南京仅排在全国第23,这或为未来南京进一步提升商业资源集聚度要补足的空间。

郑州

近三年郑州总排名位次变动不大,稳定在新一线的第二梯队。作为中原城市群的中心城市,城市枢纽性一直是郑州的拉分项。今年,郑州的城市人活跃度指数有了较大跨度的进步,上升8位,进入新一线城市前十。从枢纽城市转向综合型区域中心城市,郑州实现了从单一维度强势到多足发展的进步与转变。

长沙

过去三年,长沙与郑州在新一线城市第九和第十的位置上一直相互追赶。今年长沙不敌郑州,位于新一线城市第十。从数据出发,我们能观察到长沙消费潜能在近两年的释放——长沙的基础商业实力排名靠前,大品牌青睐指数在去年连升8位后又升3位,它已成为近期品牌商深入中部地区实施商业布局时的重要阵地。不过以创新氛围指数和城市规模与增长为代表的所有未来可塑性细分维度上,长沙表现均不敌郑州,还有提升空间。

东莞

成为新一线城市的第三年,东莞新一线城市气质越发成熟。今年,东莞的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与未来可塑性排名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这座年轻的城市在商业资源集聚度方面也处于上升通道中,基础商业表现亮眼、大品牌青睐指数跃升12位。交通枢纽性是东莞今年唯一排名下滑的维度。

沈阳

沈阳走出了连续两年的下滑趋势,今年排名上升一名。作为东北地区唯一的新一线城市,沈阳坐拥很高的商业资源区域中心度指数,在城市枢纽性维度表现较好。从今年新加入的城市人行为数据中,我们也能发现沈阳夜间活跃度表现不错。但回到老问题,以人才吸引力与创新氛围为衡量指标的未来可塑性维度仍是沈阳的短板。

青岛

今年青岛总排名下滑一名,主要是由于它在商业资源集聚度表现不理想导致的。青岛大品牌青睐度指数下降了6位,低于厦门、宁波、福州等二线城市;此外,青岛在以商圈日均客流量衡量的商业人气数据上同样表现不佳。不进则退,如何重聚人气,重获品牌商入驻信心是青岛必须思考的问题。

合肥

合肥是今年的新晋新一线城市之一。它的上升驱动力主要来自于各项商业资源集聚度指标的提升以及城市人展现出的活力。合肥的大品牌青睐指数与商圈核心指数都表现出明显的上升势头;合肥在网购、海淘活跃度以及夜间出行比例等细分维度表现亮眼,能看到极富想象力的商业与消费前景。未来可塑性方面,合肥的本科高校生源质量排名靠前,创新氛围指数中的企业融资规模排名全国前五,如能持续将会形成合肥在新一线城市中的强力支撑。

佛山

佛山是今年最后一个跻身于新一线的城市,它的总排名在过去三年中前进了8位,上升势头迅猛。除了交通枢纽性,佛山的商业资源集聚度、生活方式多样性、未来可塑性都处于上升通道中。佛山以优质本土公司为代表的创新产业氛围指数表现优秀,也因此吸纳了大量工作人口,常住人口数量增长较快。人口的涌入给城市带来了人气与活力,也给生活方式多样化、商业增长提供了契机。

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

| 数据指标框架 | 

《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收集了170个主流消费品牌的商业门店数据和18家各领域头部互联网公司的用户行为数据和数据机构的城市大数据,按照商业资源集聚度、城市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五大维度指数来评估中国内地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

| 城市排行查询 | 

关注 新一线城市研究所 公众号

TheRisingLab

发送城市名称到后台

(如:“杭州”)

即可查询该城市的综合实力排名

| 纸质版报告册购买 |

点击购买

《2020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报告册

2020年报告册售价 45元

2018-2020年报告册套装售价 99元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