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日本的“紧急事态”和我们理解的“封城”有什么不一样?

这个宣言并不等于我们理解中的“封城”。​它到底意味着什么?

4 月 7 日傍晚,距离通过《新流感对策特别措施法》修正案接近一个月,日本终于发出“紧急事态宣言”。但是,这个宣言并不等于我们理解中的“封城”。它到底意味着什么?

○ 你会在这篇文章看到:

1,“紧急事态宣言”针对哪些地区?预期多久?

2,“紧急事态宣言”有什么特殊影响?

3,日本为什么拖这么久才发“宣言”?

4,宣言之下,日本仍然面临“医疗系统崩溃”危机?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 4 月 7 日傍晚针对日本包括东京都在内的 7 个都道府县宣布“紧急事态宣言”。图片来源 | NHK

“紧急事态宣言”针对哪些地区?预期多久?

“紧急事态宣言”的确意味着,日本疫情更严重了。如果不采取更多措施,很可能进一步扩大甚至失控。

日本进入樱花季以来,尤其是 3 月 25 日开始,东京感染人数就持续高速增长。目前东京感染人数已过千,紧接着它的,是大阪、神奈川县、千叶县、爱知县、兵库县、北海道以及埼玉县。除北海道疫情相对得到控制之外,日本多个自治体感染人数都大幅增长。

△ 3 月 22 日,仍然有很多人在日本上野公园赏樱。东京都政府于 3 月 27 日号召民众“自肃”,封闭了包括上野公园在内的部分都立公园路径。图片来源 | 路透社,摄影 | Issel Kato

日本政府预期,“紧急事态宣言”将生效 1 个月(至 5 月 6 日结束),范围涵盖东京都、千叶县、埼玉县、神奈川县、大阪府、兵库县、福冈县共计 7 个都道府县。

“紧急事态宣言”下,各都道府县知事可根据当地情况实施具体措施。

“紧急事态宣言”有什么特殊影响?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出“紧急事态宣言”之后,日本各地方政府的知事(相当于中国的省长)将会要求民众减少“不必要”、“不紧迫”的外出。

但这并不意味着“封城”,“外出自肃”也没有强制性,人们仍可以上班、购物,超市、便利店、药妆店原则上也不会关门,工厂也不会停工。但店铺可能会根据人流量限制入店人数,或者根据实际情况判断是否缩短营业时间。

学生们可能面临长假。各自治体有权命令或指示中小学校、高中、幼儿园停课。政府也会要求日间老人看护机构等社会福祉设施停业,但特殊医疗需求的看护设施仍将正常营业。在疫情严重时,政府也有权要求托儿所停业。

△ 在横滨一所学校的入学典礼上,学生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并都戴上了口罩。图片来源 | 法新社

此外,所有建筑占地面积超过 1000 平方米的商业电影院、百货店、博物馆、酒店、大学、专门学校等设施也会被政府要求停业。

原则上,小规模的餐饮店不在此次规制范围内,各业主可根据现状,在保证一定防治措施基础上,调整营业计划。

连锁餐厅或者家庭餐厅仍然会继续营业,但各家会有不同防控措施。比如,家庭连锁餐厅 Jonathan's 会增加外卖人员;连锁餐厅萨利亚决定实施酒精限制策略,其中,每人最多可购买 2 瓶啤酒——因为喝酒后,可能会音量升高,人与人之间容易产生近距离喷沫接触。

针对不遵从要求的机构或设施,知事可以发出“指示”,并将收到指示的机构名称公布在政府网站首页上,帮助居民了解最新情况。

公共交通可能是传染扩增的一大隐患。但日本国土交通省于 3 月表示,即使在紧急事态时,也应确保公共交通的基本功能。根据《新流感对策特别措施法》的第 20 条和第 24 条,首相、各都道府县知事,可以与铁路和巴士公司等机构,一同协商疫情期间的交通安排。目前也没有封路计划。

此外,电力、煤气、通信等关系民生的各类供给仍将正常维持,邮局、宅配等物流公司虽然仍持续营业,但投递可能会有延迟,门店营业时间也可能缩短。银行将继续营业,但会更鼓励人们使用 ATM。出租车公司仍将持续维持出租车“出勤”,但可能减少车辆数量。

总之,在这次宣言生效期与生效范围内,学校等感染风险较高的场所会被要求停课或停业,与民生相关的公司与供给将会继续,大型娱乐、购物场所将会停业。

“紧急事态宣言”之下,最严厉的措施主要针对两点。一是医疗资源不足时,为设立临时医疗机构,政府有权无需得到业主同意,临时征地征房。二是在特殊时期,政府有权向特定机构买断医疗物资、食品、口罩等卫生用品。万一有违反,罚款也主要与上述两点有关。

日本为发出“紧急事态宣言”已经准备了三周,在此期间,很多民众已经储备好适量食物与日用品。同时,由于宣言生效期间不会封锁超市、便利店,也并没有强制要求居民不得外出,目前,超市食品、日用品等民生用品供货相对正常,也未再出现大规模抢购状况。一些地区的卫生纸供应已逐渐恢复,但仍然限购。只是,口罩供应量依然不足。

 

△ 4 月 3 日,日本偶像团体 Arashi(嵐)在 YouTube 上线一曲号召民众正确洗手的“洗手歌”,截至 4 月 7 日,该视频已有超过 128 万播放量。

日本为什么拖这么久才发“宣言”?

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在日本历史上也并非常事。2020 年 3 月 13 日,日本政府通过《新流感对策特别措施法》修正案,新冠肺炎被正式加入适用名单。此后,发布“宣言”才有法可依——疫情加剧,可能严重危及国家经济与民众安全时,日本“紧急事态宣言”才可依法启动。

另一方面,3 月 25 日之前,日本公布的感染人数,的确尚未到达大规模集群爆发或者高速增长的状态。进入赏花季之后,各地感染人数在同等统计条件下大幅增加,说明感染确实在进一步扩大。对此,安倍政府于 3 月 26 日设置“政府对策本部”,也是依法在为宣言实施铺平法律途径。但宣言迟迟不发,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出于“经济”考量。

欧洲一些国家实施封城之后,感染状况并未立刻得到有效控制,加上对经济打击过大,都是日本国内舆论质疑是否需要实施封城的重点原因。

直到 4 月 6 日,安倍晋三终于决定宣布实施有史以来数值最大的“紧急经济对策”——日本政府决定拨出 108 兆日元(约合 7.06 兆元人民币),用以对受此次疫情影响的各组织与个人的各种支援与补助。上一次日本政府实施大规模经济补助还是在 2009 年雷曼危机时,当时补助了 56.8 兆日元。

此前,安倍晋三还表示要给每户发放 2 个纱布口罩。此后,他在出席各类公共场合时一直佩戴这个不太适配脸型的口罩。他也是与席各类人员中唯一一个佩戴这种纱布口罩的人。纱布口罩分发策略也遭到广泛争议。一些人认为,一份由《华盛顿邮报》披露的美国 CDC 内部资料可能会证明这个口罩有效——该资料显示,哪怕是佩戴纱布口罩,也对预防病毒传染有帮助。但也有医生质疑,这些口罩并没有实际防治用途。

从通过《新流感对策特别措施法》修正案到成立对策本部,日本花了 2 周,再到正式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又花了 12 天。这 25 天里,已有各种针对“封城”的担心,但人们对此已有心理准备。如果过早发布,可能会造成更大恐慌。

但在日本 TBS 电视台实施的舆论调查中,有八成受调查者认为政府应该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同样在这家电视台实施的舆论调查中,安倍内阁支持率比上个月减少 5.7%,降为 43.2%,这是 2018 年 10 月调查方法修正以来,安倍内阁的最低支持率。这也是政府正式发布宣言的最终动力。

在预计经济与社会影响可以得到一定缓冲的基础上,安倍晋三于 4 月 7 日正式发出“紧急事态宣言”。

宣言之下,日本仍然面临“医疗系统崩溃”危机?

目前,日本厚生劳动省判断日本疫情发展现状是:未发生大规模疫情蔓延;需要防范集团感染爆发,降低感染、重症以及死亡发生率。由此,政府实施“紧急事态宣言”,让居民“自肃外出”,尽量少去换气差、人数密集、人与人容易面对面交流、近距离接触的密闭空间,尽量减少感染发生几率;另外,需要继续整备完善重症患者为中心的医疗体制,以防医疗系统崩溃。

日本医师学会则在 4 月 1 日公示,目前日本“已经面临着医疗危机”,一些大城市可能会持续面临病床数不足的局面。会长横仓義武认为,欧美一些国家医疗系统崩溃只花了 2 周,“目前日本不能大意”。

如果患者大幅增加,日本厚生劳动省仍然建议采取“轻症疗养、观察”措施,疗养会建议在宅疗养,或者集中收治到指定酒店。为防止出现死亡与重症患者,高龄人士与有基础病患的人会得到优先处理。

可这也是问题所在——这些“轻症”的标准究竟是什么?一些最终被检测确诊的患者也对此提出质疑。目前,一个较大争议之处在于,即便患者自诉症状难受,但仍可能被判不具备核酸检测标准,一旦最终被拖成“符合检测条件”,可能延误治疗时机。

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轻症”患者必须满足以下条件:并非高龄患者,没有基础疾病,不处于“免疫抑制状态”,没有怀孕。同时,医生根据患者发热、呼吸系统状况、X 光、血氧饱和度等状态,以及综合医院病床数量,综合判断患者是否需要住院。

日本虽然放宽了核酸检测基准,但目前仍然面临检测门槛较高的问题。目前,基本还是要符合“感冒症状、发热(37.5℃ 以上)持续 4 天以上,或伴有强烈疲惫感与呼吸困难”这两个条件之一。如果是高龄老人或有基础疾病的患者,标准则下调至 2 天。随着对病毒认识的增多,医生也会根据“嗅觉、味觉丧失”等症状综合判断。但仍有人表示,如果仅仅是发烧,地区保健所依然建议他们在家观察。

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一旦放宽标准、让更多人接受检测,阳性患者数会大幅增加。在医疗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医生必须承担判断让谁入院接受治疗的责任。目前,日本新冠肺炎病床使用率约为 56.7%。在没有专门治疗药的前提下,轻症患者如果持续占据大量床位,可能会让重症患者“无处可治”。

安倍晋三在 4 月 6 日宣布计划将日本每日核酸检测能力上升至 2 万次。但核酸检测需要更多专业人士,日本医护人员并不富余。另外,日本可能也要像韩国那样,设立并非设在医院内的临时检测点——目前日本还没有实施此项举措。

因此,对日本来说,重症患者数量也必须得到控制。日本集中治疗医学会也表示,一般而言,日本 ICU(重症监护室) 配备的医疗资源比是:一名护士照顾两名患者,但是新冠肺炎患者进入 ICU 时,每名患者需要两名护士。日本目前有大约 6500 张 ICU 床位,需要平日 4 倍的护士数量。但如果考虑照顾其他病症的重症患者,实际上可供新冠肺炎患者使用的,可能不到 1000 张 ICU 床位。一旦重症人数增多,日本前线医护人员不仅疲劳度会增加,也会面临巨大精神压力。

医护人力资源将是保证医疗系统持续运行的重要支撑。目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有时会使用一种体外人工肺——叶克膜(ECMO)技术。在日本实施叶克膜救治时,每次需要 10 名有经验与医疗技术的医护人员,这也是一个高人力配比的抢救项目。日本护士协会正在呼吁更多有资质的护士们回归救治现场。

日本的一些策略也持续体现着“重症中心”原则。日本目前拥有 1412 台叶克膜设备与 2.8 万台人工呼吸设备。日本政府表示,将要求具有人工呼吸设备生产资质的公司们增产设备,政府将负担增产设备投资额的 2/3,并购买这些增产的设备。

虽然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专门药品,但是,日本政府已经针对 4 种药剂展开研究与试验,其中包括富士胶片富山化学研发、针对埃博拉出血热的治疗药 Avigan。Avigan 的增产也将得到国家补助。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信息,可以查看“未来预想图”的过往报道:《该如何理解日本的“紧急事态宣言”?》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梳理了:

·       “紧急事态宣言”的法律依据

·       提出宣言的时机

·       日本近代史上的“紧急事态宣言”

通过这几点,相信你能弄明白,日本的“紧急事态”和中国的“封城”有什么不一样。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用户昵称_564947
4月17日
好想知道图表中这是什么字体呀求告知
用户昵称_564947
4月8日
字体好好看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