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日本真的“不重视”防疫吗?

从一个医生的视频开始,日本疫情应对制度开始受到全面质疑。

你会在这篇文章看到:

○ 日本疫情警报太晚了吗?

○ 疫情防控措施太松了吗?

○ 日本疫情防控只是“流感对策”?

○ 日本口罩真的不够了?

○ “钻石公主号”到底还有哪些争议?

○ 马拉松已经受影响了,东京奥运会还能办吗?

△ 引发此次大范围对日本疫情应对制度质疑的医生——岩田健太郎。图片来源 | Japanese Class

1. 日本的疫情警报太晚了吗?

其实,日本厚生劳动省早在 1 月 6 日,就针对各地方政府机构与医生团体发布了有关此次疫情的提醒信息。当时,他们依据的是武汉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于 12 月发布的一份有关“发生团体感染不明原因肺炎”的报告。此间,由于中国官方宣布此次肺炎原因可能是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且日本也发生了类似病例,1 月 17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针对同样对象发布了一轮注意警报。

事情在 1 月 22 日开始发生变化。当天,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事件二级应急响应。第二天,武汉“封城”。自 1 月 22 日起 3 天内,日本厚生劳动省依次向各航空公司、国土交通省、出入国管理机构、检疫所、各地方政府发出请求,号召各方共同应对此次疫情。

包含各种针对此次疫情的知识通报、应对方案的“Q&A专页”,于 1 月 27 日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官网公开。2 月 3 日开始,日本厚生劳动省正式发布一份针对此次疫情的医疗制度对策。当天也明确了出院标准——24 小时内体温不超过 37.5 度,呼吸系统症状有改善倾向;48 小时后再实施核酸检查且确定为阴性,再过 12 小时后再核查一次是否为阴性。

此后,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各种方案则进一步细化至出院者从业限制、酒店对策、精神医疗、病床确保、归侨支援、免疫学研究支援等各领域。每项措施,均公示详细的法律依据。这些依据成立的前提,是世界卫生组织(WHO)于 1 月 31 日宣布,此次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由此,日本才依据《感染症法》,将其确定为“指定感染症”。

2. 日本的疫情防控措施太松了吗?

在一定程度上,2 月 3 日是日本的“疫情关注转折点”。那一天,豪华邮轮“钻石公主号”没有按计划驶入横滨港,日本检疫人员开始登船检疫。两天后,邮轮疑似病例检测结果开始陆续公布,加上日本从武汉第一批撤侨的隔离期计划于 2 月 12 日结束——一旦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他们即将全部解除隔离。媒体报道中与疫情有关的部分开始增加。

虽然 1 月 29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就已经发布了“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的常见问题”,但这个网页一直保持更新,不断增加检疫与研究中发现的新信息。这些信息就病毒是否人传人、潜伏期、无症状感染者传染问题,以及一般民众、外国人、孕妇、高龄人士如何防疫等问题做出了回应。

社交网络也在发挥作用。2 月 7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在社交软件 LINE 上推出了一个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信息”的官方账号,针对普通民众普及防疫知识,公示最新信息,同时设立在线医生咨询系统。截至 2 月 21 日,这个账号有超过 62 万人关注。

△ LINE 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症信息”官方账号。图片来源 | LINE

不过,日本疫情防控举措也存在争议。

(1)确实,日本疫情防控只是“流感对策”

在此次疫情中,日本厚生劳动省以“流感防疫”措施加以宣传——这尤其让很多在日华人感到担心。这些措施包括:用肥皂或含有酒精的消毒液常洗手、咳嗽时注意避让礼仪、少去人多的地方等。日本厚生劳动省也提醒,此次病毒感染路径为“飞沫感染”与“接触感染”。人们可以由此判断防疫方式。确定这些防疫措施的标准,来自于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信息与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提供的本国防疫研究信息。

在日本很多城市,的确有人日常在生活中戴口罩,但并未因疫情影响显著增加。每天通勤于东京城区与市郊的中野徹觉得“戴口罩太麻烦”,虽然对疫情感到一些不安,但他仍表示,会参加公司组织的温泉旅行。另一名上班族新中辰彦警惕心稍高一些,他倾向于在电车等密闭空间戴好口罩,到公司或者回家后会好好洗手消毒。“其实我没感到新型冠状病毒有那么严重,在公共场合戴口罩是日本的社会礼仪。戴口罩也没什么用,在人多的地方对方不戴口罩,自己带了也没效果。”新中辰彦说。

另外,日本入境措施采取的更多是“自主申报”,而非“强制禁止入境”策略。日本早在 1月 7 日就已经在机场检疫区设立告示牌,呼吁从武汉返回或者入境的旅客,如果出现发烧或咳嗽等症状主动向海关检疫处申报。2 月 1 日起,日本开始拒绝湖北省签发护照者和入境前 14 日内到过湖北省的旅客入境。12 天后,浙江省也被纳入禁入省份。但申报主要靠入境者自觉——旅客会被检疫官询问近期是否去过湖北省与浙江省,没去过的人会得到一张蓝色纸片,然后在入境审查时签一张申明自己没有去过上述地点的声明书。除此以外,没有任何防疫措施。

△ 1 月,日本机场检疫区设立的告示牌。此后,日本入境管制范围陆续扩大至中国湖北、浙江两地。图片来源 | Japan Today

(2)口罩确实不够了,但在网上高价转卖却不违法

2 月起,日本超市、药妆店仍有库存的口罩,但只是少量并非用于防疫的功能性口罩。少量店铺一旦摆出口罩,也不得不通过限购方式稳定销售。一些实体店铺想出了新的捆绑营销策略——比如和各种花粉药品、喷剂打包出售,售价可以上升至超过 8000 日元(约合 504 元人民币)。对此,日本律师萩谷麻衣子则表示,虽然这种销售方式可能会被归为“不正当交易”,违反《反垄断法》,但最多也就被公正交易委员会停止交易,不会受到任何处罚。

△ 1 月 29 日,日本东京神田一家药妆店里,口罩几乎已经卖光。图片来源 | 朝日新闻

电商渠道的情况也不乐观。在日本二手交易网站“Mercari”,原本在百元店售价含税 110 日元(约合 7 元人民币)30 只一盒的口罩,平均标价已升至原价 10 倍。日本电商网站“雅虎拍卖”媒体事业部部长杉本聪在接受日本财经杂志《president》采访时表示,1 月 18 日,一单口罩的成交价格大约在 1000 日元(约合 63 元人民币)前后,成交量也只有 20 件左右。但两天后,每单成交价就突破 2000 日元。此后价格不断上升,1 月 31 日,每单成交价已突破 1 万日元。

△ 在日本二手电商网站上高价转卖的口罩。原价 110 日元 1 盒,现价 2500 日元两盒。交易已成功。图片来源 | Mercari

更多人在销售平时储存多余的各类口罩,甚至是散装,只要标价低于均值,就能迅速售罄。也有日本媒体曝光,有消费者抢购、转卖口罩牟取暴利——其中也包含中国“黄牛代购”。

即便 Mercari 这类销售平台已经在显著位置提醒存在口罩高价转卖现象,但 Mercari 宣传部表示,因为口罩并非法律禁止的销售品,而且没有任何准则规定它“多少钱以下才符合基准”,所以 也无法在实际操作上禁止高价转卖口罩。也有人质疑,Mercari 在每笔交易收取的 10% 手续费,也是让它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原因之一。

日本消费者厅则表示,针对高价转卖行为,没有任何针对网站运营者如何处置的法律,所以只能请各网站自己判断。

日本即将迎来花粉季节,截至 2 月 21 日,口罩依然供不应求。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于 2 月 12 日表示,已经召集各生产公司,计划 24 小时生产,以达到每周 1 亿只口罩产量。

(3)“钻石公主号”疫情事件为何让争议激化?

# “船上没有按照传染病学处理策略分出'感染区域'与'安全区域'。"

# “日本没有 CDC。需要专业、独立、科学的疾病预防管理系统,而非让官僚系统替代专业医疗系统,在综合政治、煽情、感情等要素之后作出决定。”

△ 2 月 5 日,检疫官登船时乘客拍下的照片。图片来源 | Twitter @daxa_tw

停泊于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已被证实是中国境外首例聚集性感染。2 月 19 日, 厚生劳动省已检测 3011 名乘客,共确诊 621 名新冠肺炎患者,将他们移送至专业医疗机构接受治疗,其中,322 人无症状。当天,为期 14 日的隔离期按计划结束,约 500 名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乘客下船自由离开,多国政府开始为撤侨忙碌。

△ 第三批下船乘客收到的通知及个人信息收集表格。图片来源 | Twitter @daxa_tw

钻石公主号的“劫难”却还没有过去。有人开始质疑船内的防疫措施不到位,事态已经失控。2 月 18 日,神户大学传染病教授岩田健太郎在 YouTube 上传了两则内容一致、分别以英文和日文叙述的视频,题目为《钻石公主号是 COVID-19 制造机,为什么我进入船舱不到一天就被赶出来了》。截至 2 月 19 日下午,日文版视频已被播放 140 万次。

△ 岩田健太郎发布的视频。

岩田健太郎是一名曾在一线抗击埃博拉、SARS、MERS 等病毒的传染病学专家,但他不在邮轮检疫专家名单里。厚生劳动省相关责任人曾建议他作为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的学者上船,但申请未被通过。最后,他们找到了一个办法,让岩田健太郎以灾害派遣医疗队(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ce Team)的名义进入现场——这是一支活跃于大规模自然灾害的机动医疗队,前提是岩田健太郎不得插手传染指导工作。

岩田健太郎在视频中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船内的景象。“在传染病学界,区分没有病毒的绿区和有病毒的红区是‘铁则’,然而钻石公主号的红区绿区混成一团——我完全无法区分哪里危险,哪里不危险。”他还批评船内专家配备不齐全,工作人员装备参差不齐。

由此,日本邮轮检疫事件在接连爆出感染人数增加信息之后,开始遭受各种质疑。

该由谁来处置邮轮曾是一大争议。钻石公主号是一艘悬挂英国船旗的英籍商业用船,母港位于日本横滨,运营公司为美国嘉年华集团。照理来说,邮轮是船旗国的领土延伸,英国应承担首要责任,日本政府有权拒绝邮轮入港。

然而,自邮轮首例患者确诊以来,英国政府始终保持沉默,船上一度存在“权力真空”。最终,日本政府还是接手了检疫。邮轮入港后,日本政府以国内检疫能力不足为由,向 WHO 提出了“另计病例”的请求。因此,钻石公主号上确诊的病人,不会计入日本本土的感染人数——但日本媒体们在报道时,还是将邮轮感染者计入日本感染者总数,虽然日本厚生劳动省多次提醒媒体统计时注意病例归属口径。

邮轮隔离措施是否得当,流行病学界与公共卫生专家们也存在争议。来自岩手医科大学的樱井滋教授,同时也是日本感染环境学会灾害感染防治支援小组的负责人,他曾在钻石公主号上开展为期 2 天的视察活动。樱井滋曾对 NHK 记者说,在船上隔离 3700 名乘客与船员是合适的,因为陆地上没有足够大的场地。

美国国立过敏及传染性疾病研究所的主管安东尼·法西(Anthony Fauci)指出:“事实证明,船上的防疫措施是非常无效的——所以,隔离程序失败了。我想让这个说法听起来得体一些,但没能成功。”

看得出来,岩田健太郎一直想要“发声谏言”。上传视频之前,岩田健太郎在言论网站 BLOGOS 上发布了一篇题为《为了和 COVID 对抗,日本社会必须改变》的文章,认为日本政府过于放松警惕,社会对病人并不宽容,很多人带病工作,这有可能导致疾病扩散。他说的确实是事实。这次日本确诊感染患者中,就有人出现发热症状后仍然坚持通勤上班。

与许多避免使用英文的日本专家不同,岩田健太郎擅于使用英文,他也在发布视频后积极接受国内外媒体专访。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时,他呼吁日本政府公开信息,面对现实。他也建议,一旦确诊新患者,隔离期应当再延长 14 天:“厚生劳动省完全误解了检测的作用,阴性不等于安全,基因测试也并不完美。”

然而,冲绳县立中部医院的传染病内科副部长高山义浩却反对岩田健太郎的说法,在此次疫情中,他也为日本厚生劳动省工作。高山义浩曾在 2017 年与岩田健太郎共同编写《高龄者感染症诊疗》一书,此次,也为后者的上船许可出面协调。但他也认为,既然岩田健太郎同意作为医疗队上船,就不应违背承诺,扰乱现场秩序,擅自做起无关的工作。

△ 2 月 16 日,高山义浩在 Facebook 上公开了一张自己制作的图片,归纳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典型的临床症状。图片来源 | Facebook @高山義浩

高山义浩于 Facebook 写道:“岩田先生作为传染病医生的建议基本妥当。但组织并非仅以‘正确性’来运作。特别是在危机管理中,‘受信赖’最为重要。”

不是没人支持岩田健太郎。根据在线媒体 HuffPost 2 月 20 日的一则报道,一位不愿具名的医护人员主动联系了他们,试图为岩田健太郎辩护。“船上确实没有做分区管理。邮轮第五层的餐厅目前是医疗中心对策总部,但本该做好几层隔离措施、让人穿着防护服出入的地方,现在无论什么职业,哪怕只戴着外科口罩的人也可以自由出入。”

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于 2 月 19 日夜间首次发表报告,揭露钻石公主号疫情始末。报告指出,2 月 5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上船实施检疫前,病毒就已经在船内传播。为了维持邮轮正常运转,船员仍可以正常走动,这可能导致隔离不彻底。

2 月 20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终于回应了岩田健太郎的批评。针对岩田健太郎指出的两大问题——分区管理和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他们修订了管理方案。钻石公主号内部会导入严格的分区管理,比如明确在哪里穿脱防护服。

此外,日本厚生劳动省表示,会继续与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的灾害感染防治支援小组(Disaster Infection Control Team)专家合作,向乘客、船员普及防疫知识,发布口罩戴法、洗手方法的视频教程。船员们将分开进食,无论有无症状,工作时都必须佩戴口罩手套,而他们的房间会配置消毒设备。

2 月 20 日凌晨,岩田健太郎在 Twitter 声明已删除视频。因为他听说,钻石公主号内他担忧的污染区域划分问题已有所改善,国立感染症研究所也开始公示船内信息,“这组 YouTube 视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意见已经传播开来,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他说。

岩田健太郎删除视频当天,钻石公主号的现场总指挥、担任厚生劳动省副大臣的桥本岳也在 Twitter 上公开表示,他就是那名要求岩田健太郎离船的官员。他还发布了一张照片,“顺带一提,现场是这种感觉。照片上可能很难读出字,左手是清洁路径,右手是可能受污染的(不洁)路径。”但很快被人评论指出,这两个所谓的分区是连通的。之后,桥本岳删除了这张照片。

△ 桥本岳在 Twitter 上发布的照片,后被删除。图片来源 | Twitter @ga9_h

桥本岳是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之子,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环境信息学专业,曾在三菱综合研究所工作,没有公共卫生与传染病防治经验。他反驳了岩田健太郎“船上一个专家都没有”的说辞,称厚生劳动省目前正在接受邮轮内外多位专家的帮助。据日本共同社报道,确实曾有日本环境感染学会的学者上船指导。面对数字不断攀升的确诊病例,桥本岳也承认:“不能说一切都得到了控制。”

岩田健太郎则在 2 月 20 日连线日本外国记者俱乐部(The 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 of Japan,FCCJ),指出自己质疑的背景其实来源于“日本缺少 CDC 制度”。

CDC 是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的缩写,最早由美国建立,归属于政府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在传染疫情发生时,具有确定调查策略、提供对策的专业职能。

“传染病预防需要原理、原则。”岩田健太郎说,“原理与原则不能由官僚决定,他们没有受过专门的传染病预防训练,既无经验,也无制度。”他认为,CDC 是具备这个职能的机构。在东亚三国中,中国已建立 CDC 制度,韩国也有“疾病管理本部”,但日本还没有建立这个部门。

“想要应对流行传染病,需要一个由能够决策的专家组成的独立制度。必须要专业,有权限与自主权,明确且独立。”在这一点上,岩田健太郎认为日本处于“黑暗领域”,很多决策都在“内部决定”了,“这不是良性的科学的决策方式。”

“这是煽情性质的、带有感情的、政治性的决策方式。”他补充说。

早在 2 月 12 日,已有 1 名检疫官确诊感染病毒。截至 2 月 21 日,又有 2 名日本厚生劳动省和 1 名内阁官房的职员检测出阳性。这 4 名职员都曾在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工作。

连日间,已有约 90 名日本厚生劳动省职员上邮轮工作,但没有发热等症状的人,不会接受任何病毒检测,他们会继续回到办公室工作。对此,研究传染病应对策略的日本东北医科药科大学特任教授贺来满夫认为,应该重新制定职员检测措施,保证一段时期“在家办公”后再回归职场。

对于邮轮乘客而言,虽说 2 月 19 日隔离期已结束,目前也在陆续放乘客下船,他们却没法松口气。美国驻日大使馆曾在致公民信中说“归国无需二次隔离”,但撤侨航班上再度确诊了 14 例病毒携带者——这些人登机时并没有症状。余下的人不得不在特拉维斯空军基地和拉克兰空军基地待上两周。英国驻日大使馆于 2 月 18 日声明将着手撤侨,中国、韩国、澳大利亚、以色列、加拿大、意大利等国已于近日采取了相应行动,并会重设隔离期。

△ 2 月 19 日夜晚的羽田机场,穿着防护服的工作人员将澳大利亚乘客的行李装载到撤侨包机上。图片来源 | 路透社

相比之下,日本政府针对下船乘客的措施争议更大。日籍乘客可自由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回家,还有人兴冲冲地对媒体说当天要约朋友吃寿司。但也有乘客表示,担心自己成为“加害者”,会自主隔离两周,希望政府再次对他们实施核酸检测。

△ 2 月 19 日,载着下船乘客的公共汽车。图片来源 | 路透社
△ 2 月 20 日,下船的乘客在路边等待公共交通工具。图片来源 | 路透社

2 月 20 日,厚生劳动省宣布,钻石公主号的确诊病例中,有 2 名 80 岁的患者去世。2 月 19 日至 2 月 22 日3天间,共有约 970 名乘客离船回家。截至 2 月 21 日,3063 名乘客中,已有 634 人确诊,其中 328 人是无症状的病原体携带者。

3. 马拉松已经受影响了,奥运会还能办吗?

直到 2 月 18 日,日本厚生劳动省终于在 Twitter 与官网上提醒,公众参加大型公众活动时需要引起注意,做好防护措施,组织方则需要听取各方意见,考虑活动是否可以延期举办。截至 2 月 21 日,日本本土已有 105 人核酸检测显示阳性,其中 14 人是无症状病原体携带者。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确诊 634 人。

几个重要的大型活动也都会取消。考虑到疫情影响,原定于 2 月 23 日举行的令和年首个“天皇诞生日”,将不会让大众参与道贺——上一次取消公众道贺,还是 24 年前日本驻秘鲁大使馆发生人质危机的时候。

本计划于 3 月 1 日举办的“东京马拉松”,也取消了大众组比赛与民众观赛,仅保留 200 个专业选手参赛。比赛前夕的一系列活动与 4 月的展览“东京马拉松 EXPO”将一并取消。

东京马拉松每年举办一次,位列世界六大马拉松大满贯之一,也是日本国内最大的马拉松比赛,今年吸引了约 4 万人报名。如今,比赛规模削减到了原先的 1%,只需完成奥组委下派的预选任务,但主办方的处理颇受争议。

2 月 14 日,主办方曾公开恳请居住在中国的参赛者自愿放弃参赛资格,他们会为符合条件的选手保留 2021 年的参赛资格。不过,最新声明中,主办方不仅撤回了前文的决定,还表示不会退还本年度的报名费及慈善捐款,尽管参赛名额可以延续到明年,但所有人都需另付报名费。

作为非营利机构,主办方东京马拉松基金会主要从外部募集善款。2020 年,主办方共从选手处收取了约 6 亿日元(约合 3800 万元人民币)参加费,却还不够回本——2018 年,比赛运营费用高达 19.7 亿日元(约合 1.25 亿元人民币)。

在各个地方政府中,东京都政府终于率先有了动作。东京都知事(相当于市长)小池百合子于 2 月 21 日宣布,即刻起至 3 月 15 日,东京市内将中止一切大型室内活动。那些不太容易延期的考试、毕业典礼,她呼吁各方做好彻底的消毒措施,期望得到市民们的理解与配合。截至 2 月 21 日,日本已经有 15 个都道府县出现了感染患者。

在东京,一些公共场所、店铺门口,已经摆上了消毒洗手液——但是在疫情发生前,这也是很多店铺的标配。开始有店铺贴出公告:受疫情影响,部分工作人员将戴上口罩。

也有一些大型艺术展览仍将如期举办。2 月 7 日,日本最大的艺术博览会“东京艺术博览会”在其官网宣布,2020 年主题为“with Art”的艺博会将于 3 月 19 日至 22 日如期举行。东京艺博会官方称,本届展会的展览面积为历年来最大。据美术杂志《美术手帖》报道,2019 年,该展会曾在 4 天内吸引了超过 6 万人到访。

 △ 东京艺术博览会在其官网发布的通知。图片来源 | Art Fair Tokyo

另外,在奥运之年,东京多家美术馆都将推出大型展览。3 月初,东京国立西洋美术馆将举办“伦敦国家画廊名作展”,展出伦勃朗、透纳、梵高等艺术家的作品。森美术馆的“未来与艺术展”计划于 3 月结束,4 月又将举办集结村上隆、草间弥生、杉本博司等 6 位当代艺术名家的“STARS 展”。目前这些美术馆都没有就疫情做出任何特殊安排。上野和六本木地区平日都是人流密集的东京艺术文化重地。

至少,到现在为止,东京奥运会也没有延期计划。东京奥组委会长森喜朗于 2 月 14 日在新闻发布会公开表示,未考虑中止或延期此次东京奥运,奥运会“没有 B 计划”,仍将于 2020 年 7 月 24 日正常召开。

△ 2 月 14 日,东京奥运会奥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图片来源 | 日本经济新闻

日本立宪民主党议员樱井周曾针对“万一奥运延期,费用如何估算,以及费用由谁承担”等议题,向日本政府提出质疑,2 月 21 日,日本内阁会议回复表示“拒绝回答这个假设的问题”。

“我们可以确定东京 2020 仍将继续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东京奥运会协调委员会主席约翰·科茨(John Coates)说道。2 月 15 日,奥组委如期举行了火炬接力仪式的演习。

联合国紧急事务中心的迈克尔·莱恩(Michael Ryan)也在 2 月 19 日的一次 WHO 会议上表态,判断疫情对奥运的影响“为时尚早”。

日本咨询公司大和总研估计,如果此次疫情蔓延 3 个月,中国访日观光客将比 2019 年减少一成,可能导致日本国内消费降低 2000 亿日元(约合 125.8 亿元人民币);如果疫情蔓延一年,中国访日观光客将减少四成。2019 年,中国访日观光客在日总消费达 1.77 兆日元(约合 1113. 1 亿元人民币),占据所有访日观光客消费总额的 36.8%。日本经济也可能迎来 2011 年东日本大震灾之后首次 GDP 负增长。

△ 东京都为访日游客发布的疫情防控手册,包含 7 种语言。图片来源 | 东京都

 

参考资料

1,实时感染病例追踪网页(日本):

 https://covid19japan.co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2,东京都为访日游客发布的疫情防控手册(七国语言版):

https://www.fukushihoken.metro.tokyo.lg.jp/iryo/kansen/tagengoguide.files/tagengogaido2019-mihiraki.pdf

3,日本厚生劳动省信息更新网页:

https://www.mhlw.go.jp/stf/seisakunitsuite/bunya/0000164708_00001.html

4,日本厚生劳动省针对疫情信息发布的官方 LINE 账号:

https://lin.ee/qZZIxWA

5,日本国立感染症研究所发布的《现场概况》:

https://www.niid.go.jp/niid/ja/diseases/ka/corona-virus/2019-ncov/2484-idsc/9410-covid-dp-01.html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杂志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林小巫啊
2月23日
中国对日本的经济支持还真是太强了...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