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战队开始选主场了,新一线城市发展电竞的机会来了?

一款合适的游戏产品可以成为电竞项目的载体,首先需要具备对抗性,同时还要有一套评判绝对输赢的竞赛规则。

电竞这件事正在变得越来越像传统体育项目了。

最近的一个消息是,腾讯游戏在9月1日宣布了《英雄联盟》的战队都将拥有自己的主场城市,其中有三支战队的主场城市设在新一线城市:OMG俱乐部在成都,LGD俱乐部在杭州,Snake俱乐部在重庆。

在这之前,所有LPL战队的总基地都位于上海。

5个月前,腾讯就发布了一系列关于英雄联盟职业联赛(以下简称“LPL”)的赛制调整信息,其中就包括2018年正式开启主客场对战机制。在这之后,就像各国足球联赛和NBA一样,拥有自己主场城市的英雄联盟战队就可以在当地专心建立自己的主赛场、经营粉丝。

《英雄联盟》是一款PC端的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MOBA),由美国拳头公司(Riot Games)开发、腾讯游戏运营,国服上线于2011年9月。一般更多被简称为LOL。

并不是所有的网络游戏产品都可以发展成电子竞技。一款合适的游戏产品可以成为电竞项目的载体,它首先需要具备对抗性,同时比赛项目还要有一套评判绝对输赢的竞赛规则。

《英雄联盟》是国内网游中电竞发展相对成熟的一款,它用户规模庞大,还拥有围绕游戏产品的多层级赛事体系。所以新一酱决定选它为案例,来分析不同城市当前的电竞氛围和未来发展的潜力空间。

“我们很早之前就开始考察一些城市,结合当地政策、企业和场馆资源做了初步的调研。” 腾讯互动娱乐英雄联盟中国赛事运营负责人王政在接受新一酱采访时说,一座有潜力的主场城市,首先需要具备一定的城市规模、经济实力以及人口数量,还有较高的游戏用户聚集。”

“当然,俱乐部的主场城市选择还跟俱乐部自身的区域资源相关,在保证主客场机制成功的条件下,我们优先考虑主场城市与俱乐部自身的契合度。”王政补充道,“它们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更熟悉的地方,但我们需要提前考虑的是,回归之后如何快速形成战斗力,在当地扎根下去。”

就像OMG俱乐部搬去成都,意义上更像是回家。“OMG是2012年在成都成立的,后来一路打到上海的。虽然已经是一个全国性战队,但本身就有非常深的成都烙印。”OMG俱乐部董事长侯阁亭这样说的。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俱乐部都能像OMG一样第一时间说得出自己的主场城市。由于上海作为中国当前的电竞中心已经积累了丰富的产业资源,很多俱乐部都愿意选择留在这里比赛、训练和宣传,而不走出去。

“上海已经开始载不动这么多资源了,或者说这些俱乐部已经逐步建立了自己的影响力。”PentaQ刺猬电竞社的联合创始人青熙说,“电竞地域化这一步是迟早要走的。”

“当十几个俱乐部同时拥有整个粉丝的圈子,它们就无法真正走到各区域粉丝中间去。”王政表示,《英雄联盟》过去在上海或深圳举办的大型赛事,来自外地的游戏玩家也就占20%至30%。

EDG俱乐部运营方超竞互娱的CEO吴历华提到,目前整个LPL体系中的战队还没有做明显的品牌差异。一旦俱乐部拥有了自己的主场城市,首先可以圈定一群固定的粉丝。同时俱乐部的运营成本相对降低,避免了俱乐部间的恶性竞争,还能直接由主场城市输送人才。

所以,当腾讯游戏提出LPL战队探索地域化发展后,各家俱乐部真的都积极地去认真挑选一座适合自己的主场城市。

新一酱通过龙珠直播平台,拿到了19座城市晚间18时至22时观看《英雄联盟》栏目的分小时均值在线人数数据。不出所料,北上广深拿到了前四,紧跟其后分别是重庆和成都。看来平时除了爱吃火锅,巴蜀人民的休闲娱乐果然名不虚传。

另外,新一酱还对比了用户数据和城市高校在校生人数。高校学生是电竞主力,因此这个数据可以从一定程度上看出游戏在当地市场的开掘深度。不过这些城市基础数据反映的是游戏玩家的潜在规模,它却不一定准确代表城市的电竞用户数量。

 “电竞用户与玩家的结构是个金字塔型。” 青熙对这两者的理解是这样的:电竞用户隐藏在了游戏玩家中间,虽然两者不能说完全割裂,但是电竞用户的需求已经跟玩家很不一样了。“就像我们年轻时候一定是又踢球又看球,而到了现在,只是偶然踢球、甚至不踢球,但还是会去看比赛。”他说。

这让新一酱想到了身边很多“沉迷农药”的朋友,他们在最开始为了游戏打得更好,会一边看主播直播,一边练习自己的打法。随着时间的积累,他们中有人开始拿更专业的角度或游戏数据去评价主播,关注电竞赛事和选手的表现,这就像现在的NBA球迷去聊库里的投射能力,西甲球迷去谈C罗的抢点射门。

所有体育赛事都有这样的魅力。粉丝们会因为团队战术和选手表现对一支俱乐部着迷,希望自己支持的战队打出好成绩,而不是一味去追逐成绩优异的战队。粉丝的支持对俱乐部打出更好的成绩也有推动力——想想“主场优势”这个词就知道了。

在腾讯游戏的电竞运营经验里,每当LPL决赛或德杯来到一座新的城市,都会有大量粉丝聚集,门票也是在预售期就会卖完。按照王政提供的数据,2016《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每日独立观众数累计3.9亿,2017洲际系列赛时高峰时段的观众同时在线数达到了8300万。

由于新一酱看不到游戏内的消费数据,只能选择线上直播打赏和线下网咖比例这两类消费场景,作为反映电竞市场成熟度的一类指标。

我们可以将消费人数占比的TGI指数理解为观看LOL栏目直播的用户对打赏这类消费意愿的强烈程度。有趣的是,当我们把消费层次提高到月消费500元和2000元以上,发现苏州、西安和杭州的排名提升显著。

直播打赏只是线上消费模式的一种,还有不少玩家会选择在网吧看比赛打游戏。通过选取19座城市的65554个网吧信息,新一酱又计算了“网咖/网吧比”——下图中黄色是网吧数量,中心的白色是网咖的数量。 

结果发现,新一线城市的网咖占比更高。网咖相较网吧或网络会所提供了更优的上网环境、软硬件设备及服务,所以收费也相对较高。随着电竞文化的蔓延,很多城市还出现了电竞馆这样的比网咖更小众化的消费场所。

伐木累CLUB电竞馆的陈家彪告诉新一酱,相比网咖,电竞馆只提供充送额度很小的会员制消费,但玩家的体验更优。“目前电竞馆除了针对高端用户外,还为俱乐部训练、线下比赛提供场地。”

一座城市花了大量时间为用户创造电竞氛围,会得到相同的“专一度”响应吗?

“新事物的出现会引发一线城市的追捧,那里会诞生第一批职业选手。” 青熙补充道,“但后来我们发现,由于新一线城市的年轻人选择相对少,又十分向往去大城市发展,职业选手通常会越来越多从非一线城市走出来。”

你能从观看LOL栏目直播人数占比的TGI指数看到了类似的现象。新一线城市对LOL的“专一度”高于一线城市,一方面是因为一线城市的年轻人爱好比较广泛,人们过了新鲜劲儿就会去寻找下一个乐子,另一方面新一线城市的人们也拥有更多的休闲时间,会拿更多精力去消费爱好。

较高的消费层次和更为专一的爱好,都能够增加游戏玩家到核心电竞用户提升的可能性,这为主场作战的俱乐部提供了大量群(mi)众(mei)基础。但对俱乐部来说,更为关键的是在主场城市中整合城市资源,发展自身优势。

考虑电竞用户规模、市场成熟度和赛事氛围三大指数,新一酱将19座城市分到了丰富型、成熟型和可能型这三类当中。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因为需要讨论城市的电竞氛围,所以在游戏玩家指标中加入了观看2016LPL赛事直播的数据,还加入了不同级别电竞赛事经验、传统体育氛围等更多指标。

很显然,空白的第四象限恰好与之前所提的电竞用户金字塔理论相对应,当电竞用户积累到一定数量时,一定会有一部分用户在消费层次及专注度上有所提升。 

首先来看丰富型城市,头部的有上海、北京和广州。上海作为近十年国内公认的“电竞中心”,是国内大部分电竞俱乐部的总基地,赛事经验及企业资源也极为丰富。电竞用户规模指数和市场成熟度指数都位列第一的广州,接下来将有头部俱乐部的资源进入,还会持续发力。

虽然跟北上广还有所差距,但成都、重庆、武汉和郑州都属于丰富型城市。作为各区域中心都拥有丰富的高校资源和交通资源,2015年之后也逐渐有大型赛事登陆。随着俱乐部的回归,这些城市能够形成更好的聚集效应和规模效应,从而吸引更多资源、人才和资本的注入。

深圳、杭州、苏州等成熟型城市的一个比较明显的特点是,高校资源和城市人口相对较少。可能是缺少了庞大的金字塔基底,电竞用户规模指数都比较低。但用户的高消费层次与专一程度,是城市粉丝热情和市场成熟的表现。

若以指标总和来看,长沙、天津和西安与杭州、深圳的差距很小,南京甚至超过了苏州。如果你熟悉电竞,应该听说过不少湖南籍职业选手,在大家认知中长沙的电竞氛围也很不错。

“大家都在把整个电竞产业往更专业的方向去带。”SNG俱乐部的电竞事业负责人林青说。SNG俱乐部是去年12月份被苏宁易购收购的,作为国内第一支LPL企业俱乐部,他们从LSPL一路打进LPL季后赛,得到了认可。而这个总部位于南京的电商企业,也希望通过电竞文化使自己的品牌形象年轻化,同时为城市云店与PPTV聚力双向导流。

城市正在与电竞发生越来越紧密的关系。“体育赛事真正的魅力是在线下,和身边的人一起参与的。”王政说,英雄联盟投入大量资源做电竞的初衷是将它带入职业体育的范畴。

但随着三个战队进驻新一线城市,作为运营方的腾讯游戏将要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更多城市传递出电竞的可观赏性。“在同一个地方发展,我们可以用一套班子来搞定场馆搭建、文化建设、裁判等,积累赛事组织能力。但要实现区域化,仅是保持高水平的电子设备、信号传输能力不下降,就是挑战。”王政说。

帮助在地战队探索商业模式也是扩张中的运营团队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去做的。当前英雄联盟的电竞商业链主要由赛事播出版权、招商赞助、票务以及赛事IP衍生品等组成。其中,赛事播出版权占到了收入的近60%,招商赞助的占比大约为20%。但这些收入此前大多集中在游戏运营方重点维护的北上广,俱乐部的话语权也相对较低。

从今年开始,腾讯游戏将LPL联盟获得的一部分收入与俱乐部共享。而分散到各地的俱乐部也会自主地寻找当地的商业资源和机会。在落地杭州的LGD俱乐部董事长潘婕的计划中,这家俱乐部的本地运营将与电影院、旅游等领域结合起来。

对于那些欢迎电竞战队进驻的城市政府,新建一个专业的电竞场馆来举办比赛不是它们唯一的诉求,“它们更希望落地顶级的队伍,带来粉丝经济、游戏内容制作生产、青训体系等周边产业,甚至形成一个产业集团。”王政说。

侯阁亭已经看到了机会,“成都目前还没有比较大的电竞赛事落地,OMG来到成都就带来了一个核心赛事。通过它我们会在周边做包括青训营在内的教育等产业链上的事情,把整个成都市场推起来。”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将军令
9月11日
有个卵用?NBA有多少群体,电竞有多少群体?二者群体身份地位和消费能力也不相同,有什么竞争
彼岸,无限
9月11日
北上广资源饱和,逐利的资本企图扩展到新一线城市,这很资本化。当激情澎湃的人们沉迷于激情四射的战斗,消耗光阴时,背后的资本却想着如何扩张,如何榨干更多消费人的钱袋哦
ayoha@163.com
9月11日
然而外战依然年年8强,年年认爹。 走国足的路。 一个联盟的发展,不应当只考虑经济效益,体育竞技,没有成绩呼吸都是错。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