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pboard中国从硅谷独立出来,改了个接地气的中文名

Flipboard中国已经从美国公司独立。它不想被视为硅谷公司的中国部门,而想做一家中国的创业公司。

我第一次采访Flipboard中国CEO赵晶,是在2015年的夏天。那是Uber、Airbnb、LinkedIn等硅谷公司集中在中国落地的时期。当时赵晶的职位是Flipboard中国业务负责人,他谈的最多的是关于硅谷公司在中国本地化的体会,特别是如何与总部沟通获得更多支持。

两年后,就在这周,Flipboard中国刚刚宣布了中文版应用的名字——“红板报”,也正式对外宣布Flipboard中国已经从硅谷总部独立,在2017年年初完成了一轮独立融资,由蓝色光标领投,Flipboard美国、Flipboard中国共同持股。这一次,赵晶更像一个创业公司的CEO,谈的是红板报对目前国内用户的需求和理解,以及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从杂志的移动阅读体验,到强调“新闻”和“好看” 

根据Flipboard官方公布的数字,从5年前开始进入中国市场至今,其App累计下载已超过5000万。 

如果你也是它的用户,也许已经注意到除了名字,它的产品核心也有些调整:从在移动设备上提供杂志阅读体验,变成了将时事热点和用户兴趣结合的新闻阅读应用。现在红板报的新slogan叫“新闻可以很好看”,其中有两个关键字:新闻和好看。 

新闻强调了它的新的内容特点和组织方式。从“杂志”转向“新闻”,以及让用户选择自己喜好的话题,红板报想一方面通过高频变化的热点事件、重大新闻保持用户的黏性;同时让用户在读完了这些需要了解的信息后再去读自己有兴趣的话题。 

“好看”则包括内容质量和交互体验两方面。作为一个内容聚合应用,Flipboard在内容源上一直依赖于内容提供商,也就是媒体。这和Flipboard美国的做法是一致的。赵晶表示,现在红板报的内容源包括主流媒体也包括自媒体,目前超过600家。

在内容质量控制方面,赵晶说,Flipboard中国有自己设置的门槛。除了在技术标准上继续使用美国的模块,内容选取和推荐的标准并不完全根据阅读量决定。

“判断文章质量有不同的维度。内容源本身、文章的作者、使用的图片质量、文章被转发和收藏的数量都是参考的标准。如果一篇文章有10个人看,5个人收藏或转发,会判断它比一篇文章100个人看却只有10个人转发要好。”赵晶说,“我不觉得我们是在做一个媒体,而是在创造一个好的阅读环境。在这个环境里让用户读到好的内容,不一定是用户想要什么你就给他们什么。” 

交互体验上,Flipboard最出名的“滑动翻页”功能并没有变。 

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是,国内的阅读应用竞争激烈。除了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以及各大媒体本身的新闻客户端应用,强调内容质量的即刻也在结合算法和人工运营。对于国内的竞争环境,赵晶表示年轻一代用户更多样化,而资讯和客户端却内容同质,市场有空缺。他给红板报定下的短期目标是希望用户在想要找到一个内容优质的新闻客户端时使用红板报,指标是看今年内的日活跃用户的增长情况。

在广告方式上,红板报的广告会以全屏的品牌广告为主,这也是英文版Flipboard的主要广告形式。在品牌挑选上,到目前为止投放的广告主包括Hugo Boss、亚马逊中国等。 

想在中国更接地气,产品、技术和市场必须独立

这一系列变化的发生还是要追溯到2017年年初Flipboard中国与硅谷总部的拆分——作为一个硅谷公司的中国分公司,赵晶在回国的近3年里总结了一些心得:想要最有效的实现本地化,就要给本土团队足够的话语权,在结构独立的基础上,保持创业公司的做事方式。 

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硅谷技术公司在中国的本土化发展一直是一个受关注的话题。相比Google时代,Uber、LinkedIn、Evernote都意识到了中国业务独立的重要性。Evernote、LinkedIn在中国建立合资公司的例子多少启发了它们的学习者Uber、Airbnb,尽管每个公司的业务都不一样,但你会听到它们在中国本地化过程中面对着相似的问题:中国团队话语权不够大,受到总部重视不足。 

希望有独立架构这事,赵晶从2016年年初开始就与硅谷总部沟通。对美国总部来说,中国市场的人口红利固然能带来好看的数字,但是想要集中精力做好产品也需要投入较多的人力,Flipboard英文版也面临着激烈的竞争——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媒体依然是英文阅读的重要入口,苹果也开始重视News应用,Flipboard在今年2月发布4.0版本,相比过去,也去掉了过去强调的社交概念,而是根据用户的兴趣排列内容。 

想要更快的决策,更重要的还是人的因素。以Uber为例,辞职前的CEO Travis Kalanick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可以从他多次去中国、Uber在中国投入的巨额资金看出来,CEO的重视可以给公司带来从上至下的影响。如今作为Flipboard美国总部的代表、也是Flipboard中国董事之一的Hugo Buret就是这个帮助推进Flipboard中国独立过程的角色。 

我在Flipboard总部见到了Hugo Buret,他的职位是商务推广和出版商业务推广副总裁。在2016年9月加入Flipboard,没多久就开始负责与赵晶沟通将Flipboard中国分拆的事宜,当时Hugo Buret去北京住了两周,对中国年轻人的生活节奏和热点事件变化之快感到震惊。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他多次感慨中国市场和美国的不同。后来Hugo Buret又去了中国几次,他说这些经历使他觉得,让Flipboard中国独立更有利于中国业务的进展。 

淡化硅谷公司的标签,更像一个创业公司

5年前,当Flipboard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来自硅谷这个标签多少带着一些光环。加上Flipboard“滑动翻页”的特色和强调设计,是不少行业活动在谈到硅谷和设计时被讨论的案例。

现在形势已经发生了不少变化。就像前面提到的,在2015年前后,以Uber等公司为代表的新一代硅谷公司在中国进行本土化尝试,曾经在国内掀起又一轮硅谷热。 

这个热度似乎正在消退。2016年8月,Uber中国宣布与滴滴业务合并。今年6月底,LinkedIn中国区CEO沈博阳宣布将离职。中国用户所熟悉的硅谷公司,除了iPhone销量下滑的苹果等老牌技术公司,与Uber同时期的还有Evernote和Airbnb,后者在前不久才宣布了中国区业务负责人的任命,这距离Airbnb开始尝试拓展中国业务已经过去了近四年。 

现在反而是硅谷模仿“中国式创新”的时候了。我在过去的文章中也写到硅谷本地的投资人也都注意到了硅谷一些初创公司开始模仿中国的产品,共享单车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独立运营之后,赵晶会反复强调“创业公司”这四个字,他觉得最近几年,聪明的年轻人更倾向于去创业公司而不一定是去外企工作,“我们招人的时候想要的是有创业精神的人。创业公司以结果论成败,任何事情都要迅速拿出结果来。”现在Flipboard中国有全职员工25个,其中13个人是工程师。 

至于为什么会选择蓝色光标领投,与Flipboard在中国的商业计划有关。“蓝标有大量的品牌广告主在中国,它们也在中国找高端的新闻客户端。接受蓝标的投资能在业务上帮助我们。”赵晶说。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5
青濯吟
7月16日
去杂志化等于去掉了自己最大最有特色的标签,现在的你跟其他应用还有多大区别?对老用户来说收藏夹成了火葬场,完全不得老用户的心
Yolo
7月17日
这种快餐式的走不远的,也拼不过今日头条这类大公司的
键盘勇士
7月15日
iPad 上不能用微博登陆,妈蛋现在数据不能同步
高馆长
7月15日
Zzzzz
哎呦哎呦哎呦
7月14日
感觉红板报真的挺讚的
到底啦